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良宠 > 第909章 大好时光(完结)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 www.81zw.la】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如此说来,到是我的恩人了,只可惜,我连恩人姓名都不知。”

    嘴角勾起几分浅笑,看不出情绪如何。

    沈君茹笑道。

    “我倒真担心,你知道后会弄死他。”

    “呵…王妃未免太多虑了,我如今已成阶下之囚,可没那本事。”

    嗤笑一声,落子,吃掉一片白子,这盘棋,互不相让,还没到最后,谁也不知最后输赢。

    “不想知道你最在乎的人,现在如何了?”

    果然,执棋手指微微一顿,剑眉微皱。

    “她当日未进宫。”

    不该会受牵连才是。

    沈君茹却是微微一笑,手指轻轻点着下颚。

    这一环套着一环,早就在之前就布了下去。

    “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婚姻幸或不幸,史湘玉有你庇护,向来强势。先前因着与三皇子婚事,又与林良源有染,你不知吧?三皇子派人打了林良源一顿,大庭广众,那可大大的伤一个男人的自尊呢,你觉得,以林良源的性子,能不记在心里?虽在你的庇护之下官运扶摇直上,可是他们夫妻,却一直不合,一个隐忍,一个放纵,再加上…大将军啊,你待她太好了,而你的好,就是一把双刃剑,护着她的同时,也在伤她!”

    “呵…”轻笑一声。

    得势时,人人追着捧着,失势时,个皆可踩,常态如此,无甚稀奇。

    只是…

    “大将军对她的厚爱,你以为没人怀疑么?饶是你自己没那想法,那,史湘玉呢?呵…林良源呢?”

    “是你?”

    是你在其中做了挑拨!

    “再牢固再恩爱的感情,都禁不住那些流言蜚语,更何况…亲眼所见呢。”

    “那日,史湘玉虽未入宫,但却去了楚馆,你可知她去楚馆做什么的?她啊,是得了消息,林良源在楚馆寻花问柳,一怒之下,砸了京城最大的楚馆,得罪了不少人,如今,没了你的庇护,她在夫家,要如何立足?呵…”

    沈君茹也曾想过,一刀杀了他们,以解心头大恨!

    可比起报仇,她其实更在乎的是沈家,是她的亲人,她重活一世,所有想得到的,想珍惜的,都在身边,没必要为了他们而毁了自己所要珍惜的一切。

    可这并不代表她就原谅了他们,比起杀了他们,沈君茹觉得,让他们就这样互相折磨到终了,也挺好。

    她,总要让史湘玉尝尝她曾经所尝的滋味,总该让林良源失去他所想要的一切,穷困潦倒一世,郁郁不得志,这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惩罚!

    落下白子,缓缓起身,沈君茹居高临下,看着昔日意气风发的宣广奕,红唇微微扬起一抹浅浅弧度。

    “这一局,我赢了,承让。”

    言罢,她与凤珉相视一笑,主动伸手勾住凤珉的手臂,靠在他的肩头,而后,携手出了天牢。

    此后经年,宣广奕都莫再想出得这天牢。

    “如今,天下初定,父皇意欲禅位与我,可我觉得,有人比我更适合这个位置,待登基大典之后,我便带去出京可好?”

    “当真?”

    一双莹润双眸中,带着几分欣喜,他要带她出京?

    她早就想去江南外祖家瞧瞧,好好瞧瞧母亲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瞧瞧那如画一般的江南烟雨,还想去燕国,看她的诗姐儿,以及那未出世的小侄儿。

    “当真,本王有多少钱财家产,你都知晓,放心,为夫养的起你。”

    再有十个八个小崽子也都养得起。

    远处,青衫男子缓步而来,遥遥相望间,各自停下脚步,沈君茹看了看凤珉,握着他的手并没有放开,道。

    “你们有话要说?”

    “哼,只怕他是来寻你的。”

    凤珉话语中不掩酸涩。

    只见,赵润之走来,凤珉虽不愿,但也有避开的想法,然而却不想赵润之道。

    “我有一礼,送给二位,祝贺二位新婚之喜。”

    言罢,自袖中抽出一方锦盒,递与两人面前。

    凤珉轻笑,倒是自己小人之心了。

    伸手接过,是一对羊脂白玉,雕刻成一对白玉娃娃,正是凤珉与沈君茹的小人模样。

    “真可爱。”

    接过其中一只,沈君茹眉眼弯弯,尽是笑意“谢谢,我很喜欢。”

    将锦盒接过,搂入怀中,沈君茹当真是爱不释手。

    凤珉不免酸涩,尤其是赵润之眼中难掩爱慕,都这样了,还不肯收心?

    他得赶紧将沈君茹远远带走才行!

    轻咳一声。

    “以后,乾国就交给你了,望你做一位明君圣主。”

    “你可想好了?不悔?”

    “当初,你来寻我设下这一个个圈套时,本王就与你说过,该是你的,便还给你。”

    说着,还将沈君茹往自己身后藏了藏。

    皇位可以与你,但她,是本王的。

    赵润之看出他的意思,无奈一笑,微微摇头。

    “若你敢辜负她,天涯海角,我都不会放过你。”

    “哼,恐怕你不会有此机会。”

    “最好如此。”

    短暂交锋,再次交错过身躯,走向两个不同的方向。

    秋末,秋闱结果出来,沈家钰郎登科,新皇钦点状元郎,不日,迎娶瑞亲王独女,明珠郡主。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举国欢庆。

    而在这一片欢庆声中,林府一片惨淡,林良源与史湘玉争吵不断,两人感情已近破裂。

    一次大打出手之后,史湘玉腹中尚且不足两月的胎儿滑落,后经大夫诊断,此后恐再难成育。

    在林夫人的逼迫下,林良源连纳两妾,史湘玉怎甘如此?

    在林良源纳妾之日,携刀入院,切断了他的子孙根,而后传言,史湘玉疯癫难抑,被林府送入了疯人塔,这辈子,都无出来的机会。

    而后经年,林家越发没落。

    若不是关外还有三子林良笙相护,只怕林家,早已无法在京城立足。

    雁门关外,一行马车走走停停,并不急着赶路,倒更像是在游行途中。

    马车之中,女主人的小脸煞白,呕吐不止,食物难以下腹,还觉困乏嗜睡。

    狐裘裹着,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枕在凤珉膝上,而凤珉手里正捧着一本蓝皮书,剑眉紧皱,小桌上还摞了书本,看的并不是兵书,也不是文学典籍,而是…

    《如何照顾孕期妇人》、《孕期妇人需忌口之物》、《育儿手册》一连数十本,皆是如此。

    女子难耐皱起柳眉,轻哼道。

    “还需多久才能至燕国都城?”

    “莫急,如此再行半月,便能至。”

    凤珉轻声安抚,大掌在她身后轻抚。

    沈君茹皱起细长柳眉,微微张开红唇,一枚酸果入口。

    “都怨你,本是好好游玩,却成了…哼。”

    低笑声声,凤珉亲昵的在她耳侧轻蹭。

    “都怨为夫,夫人莫恼,你若喜欢燕国都城,我们便在此处小住。宋孑递来请帖,下月他与易曦的大婚,若是赶不及,便不去了。”

    挪了挪身子,沈君茹寻了个舒服的位置,道。

    “到底曾是你手下得力人,若赶不及,便差人送去厚礼,那小丫头虽直爽了些,倒也不失为一个真性情的女子,我倒是喜欢的。”

    只是没想到,这两人竟互生了情愫,不免有几分惊讶。

    正说着,车外响起映月的声音。

    “夫人,前头便是驿站,李侍卫与映星先行一步前去布置了,到了之后便能休息。”

    因着沈君茹现在这身子,原本月余能赶至,足足走了两月还没到。

    走走停停,倒是将沿途风景都瞧了个遍。

    “好。”

    轻应了一声,不多时,沈君茹又沉沉睡去。

    待至驿站时,还是凤珉将她罩了斗篷,抱下了马车。

    撇了一眼粘在映月身边献殷勤的段蓝辰,道。

    “带上你的药箱上来。”

    段蓝辰不悦的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哼了哼,他堂堂神医,如今竟沦落成他的家医了!

    而后又展露笑颜,将手中花儿塞给映月,道。

    “你瞧,我路上刚摘的,送给你,娇花配美人儿,最合适不过了。”

    然而,映月却只是冷眼扫去。

    “主子唤你,还不去?”

    段蓝辰被她冷惯了,也不恼,比了个爱的手势“我去去就回哦。”

    他原本是打算回药仙谷去了,谁知刚出城,便碰上劫匪,然后映月便如神兵天降一般,将他顺手给救下了。

    自此,他便死皮赖皮的跟上了队伍。

    好在,他这一手医术还算有点用处,不然,女侠根本就不鸟他!

    “长姐,我看这段神医挺好的,你为何对他还是如此?”

    映月嘴角掩下几分笑意,将花朵握在身后,撇了一眼段蓝辰离去方向。

    “他生的太美。”

    “呵…哈哈哈…段神医知晓定要毁自己容才好。”

    映星无情大笑,惹的映月又是一记冷眼扫来。

    “收拾,明日一早出发。”

    ……

    与此同时,京中,摘星楼,依旧火热,完全没有因为长公主之事而受到影响,只因为,便是没了长公主庇护,那也有当朝逍遥王爷凤清风坐镇呢!

    自长公主走后,莫未夕颓了至少半年之久,若不是凤清风日日缠着人开导,只怕他没那么容易走出抑郁。

    摇晃着折扇,凤清风大爷一般的敲了敲桌子,笑眯眯的囔囔着。

    “我说,莫大少,本王的御膳到底什么时候上?本王吃完这顿,可得快马加鞭的赶去漠北,巡查生意呢。”

    言罢,菜肴上桌的同时,还并着一只包裹,莫未夕眸含浅笑,道。

    “正好,我也许久未出去游历,不知殿下可否带我同行?”

    “唔…你若是日日负责本王膳食,本王倒是可以考虑。”

    “呵…如此…成交。”

    清风朗日,廊下,人声鼎沸,人世繁华,国之蒸蒸日上,正是大好时节…

    八一中文手机用户请浏览 m.81zw.la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