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龙王归来 > 第1803章 臊子面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 www.81zw.la】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鬼蜮大军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纷纷朝着王浪这个地方看了过来。

    只看到王浪的手中的的确确的拿着屠龙生的头颅,鬼蜮大军就像是退潮一般朝着无尽的黑暗之中褪去。

    王浪只觉得我心力憔悴,虽然屠龙生已经死了,但是还有一道分身竟然在刚才趁乱逃掉了。

    只要还活着就是一个隐患。

    收回目光,王浪看着地上躺着的人。

    赵迷龙。

    已经快要变成两截的赵迷龙躺在地上。

    “我手机呢?啥玩意儿啊这就手机丢了?老子手机呢?瞅啥你瞅!给老子找一下手机!”

    赵迷龙看着王浪。

    王浪俯身从赵迷龙裤子里面掏出来手机。

    赵迷龙拍了拍脸,“看不出来受伤是吧?”

    王浪点了点头。

    赵迷龙拨弄了一下头发,面色土黄。

    打开手机。

    拨通了一个视频电话。

    半晌后,视频的另外一端出现了一个老太太。

    老太太神色有些痴呆。

    但是看到赵迷龙的时候开心的像是个孩子。

    赵迷龙的脸上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

    “知道我是谁不?”赵迷龙笑着。

    “爸爸。”老太太叫道。

    赵迷龙笑容烂漫依旧。

    算下来,赵迷龙只是功夫深厚,长得年轻,实际年纪已经很大了。

    “闺女,那啥,我要出趟远门,不定啥时候回来,你那啥,把你手机给旁边的人。

    我告诉你啊,人在你那儿给我好好儿的养着,要是出一点差错,我削你啊!

    不说了啊!挂了挂了,没啥说的了,就想你了,看看你。

    那啥,我是你啥来着?”

    老太太双目浑浊,泪水脱眶而出,带着哭腔道。

    “爸爸。”

    赵迷龙笑着挂了电话。

    把手机随手扔了。

    “那啥,宋不问那老不死的呢,过来给老子念段经把老子超度一下。”赵迷龙大声道。

    “宋不问已经走了。”

    “啥啊就走了,还在老子前面走了咋就。有没有秃驴,来个秃驴,给老子念段经把老子超度一下,老子这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走了像是咋回事啊?”赵迷龙骂骂咧咧道。

    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围了过来。

    赵迷龙看着所有人。“都瞅啥啊瞅!都不许笑话老子啊!”

    潘人凤手里面提着剑,看着躺在地上的赵迷龙,两腮肌肉若隐若现。

    赵迷龙摆正了一下脑袋。“潘大娘们儿,你瞅啥啊,是不是看老子现在这样儿可得劲儿了?”

    潘人凤拧着眉头。

    “闭嘴!”

    “嘿!还让老子闭嘴!”赵迷龙嬉皮笑脸道。

    周岚峰蹲在地上给赵迷龙检查身体。

    赵迷龙两只手抱着脑袋。感觉不像是快要死的人。

    “检查啥啊检查,眼瞅着就要死了,那啥,有没有会念经的啊,给老子念段经啊?他奶奶个熊的,那啥,死胖子,你爹要死了,你也不哭一下啊。”

    “都要死的人了,你就不能嘴上积点德啊。”胖乎乎的老头儿沉着脸道。

    “啥啊你就,你爹还不是怕你到时候边哭边磕头把头磕破了。”赵迷龙嬉皮笑脸道。

    目光一转看到了人群中的青鹤。

    “青鹤!你躲在人后面干啥玩意儿啊?过来给老子念段经,老子快不行了!好好念,让老子去极乐世界和嫦娥妹妹去一趟伊甸园摘个苹果吃。”

    “挺好的一个人,就是他妈的会说话。”

    胖乎乎的老头儿叹息道。

    赵迷龙走了。

    没有人哭,也没有人笑。

    一个一辈子嬉皮笑脸的人,在临终的时候,用嬉皮笑脸的态度让人哭不出来,也笑不出来。

    王浪清楚的知道赵迷龙为什么要替王浪挡那一剑。

    那日赵迷龙清楚的听到了宋不问给王浪交代的事情。

    虽然嘻嘻哈哈没个正行,但是到正儿八经的时候,还是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

    战斗结束。

    龙门龙王无一伤亡。

    龙门长老护法死了两个。

    七位堂主死了五个。

    龙门弟子死伤一百九十二人。

    其余同盟死伤八百有余。

    鬼蜮大军死掉三千有余。还剩几百四散而逃。

    在王浪的带领下,所有人到了洛家坐了下来共商剩下的事情。

    最后所有人一致同意,齐心协力,把屠龙生剩下的余孽全部清除干净。

    王浪也四处找寻逃走的屠龙生分身。

    时光飞逝。

    两个月的时间一晃而逝。

    屠龙生分身下落不明。

    鬼蜮大军几乎全军覆没。

    但是唯独屠龙生还有几个核心人物死活找不到去了哪里。

    韩寅也下落不明。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进行的时候。

    雷花儿忽然发来消息。

    l家族动了。

    这么久以来,l家族终于不再隐藏自己的野心。

    整个世界几乎都在l家族的控制之下。

    唯独东方的这个古老国度始终不在l家族的控制之中。

    l家族这一次,处心积虑,不惜断臂,就是想要把这个神秘的东方国度彻底控制。

    除此之外。

    地下世界也需要重新洗牌。

    两日后。

    太平洋上的一个岛上。

    一辆直升机缓缓降落。

    王浪从上面跳了下来。戴着墨镜,一头脏辫儿,面孔棱角分明。朝着岛屿上的一个宫殿而去。

    岛屿之上,战机,坦克,火炮,应有尽有。

    来来往往还有很多巡逻的人,都是全副武装。

    宫殿之中。

    是一个长长的桌子,

    从头到尾坐着人。

    这些人五花八门,形色各异。吵吵闹闹,人声鼎沸。

    王浪刚一进来,声音瞬间安静,所有人齐刷刷的站了起来。

    轻车熟路的走到了最前面。

    王浪坐了下来。

    所有人才稀稀拉拉的坐了下来。

    王浪点头示意。

    暗刺的双马尾美女抱出来一个黑盒子放在了桌子上面。

    盒子打开,朝着四周铺展开来。

    最终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透明的地球仪。

    双马尾美女指着地球仪。

    “这一次,l家族为了混淆视听,在全世界十二个地方同时引发了大规模战斗。地球上面的红点就是这一次战斗的所有地点。”

    “王,大概情况大家都知道,你直接安排大家怎么做就行了,我们之间不需要那些复杂客套的过程。”一个戴着牛仔帽的黄胡子开口道。

    王浪笑了笑。

    从双马尾美女手中拿过来一个激光笔。

    “大概的安排之前就已经给大家说过了。至于细节,很简单,在座的各位分成三队,第一队就是十大雇佣军,在所有战场上直接动手,联合当地组织,对l家族的力量毁灭性的打击。

    各位暗杀组织,去猎杀l家族的精英机构。

    剩下的人,去海上拦截。”

    “王,去海上拦截,凭我们这几艘破船还不够给他们喂炮弹的。除非……”一个独眼开口道。

    王浪咧嘴一笑,“除非给你搞一艘航母是吗?”

    独眼也跟着咧嘴笑。

    王浪用手中的激光笔指着地球仪其中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不断放大,最终变成了一个海湾俯瞰图。

    “你带人去这里,这里有人会给你你想要的航母。”

    独眼愣了一下,“真的吗?”

    “骗你也没意思啊。”

    “王,l家族真正恐怖的不是这些,而是撒旦那个疯子制造出来了和屠神任务中那个恐怖东西一样的恐怖东西。”

    王浪耸耸肩。

    “这个就不劳各位了,我们暗刺代劳了。”王浪咧嘴一笑。

    所有人看着暗刺成员没有说什么。

    王浪缓缓站了起来。

    “各位,事情就是这个样子,荣辱与共。开干!”

    没多久。

    小岛上空,密密麻麻的直升机战斗力朝着四面八方飞走了。

    坎利夫州。

    机场。

    王浪从飞机上面走了下来。

    身后跟着雷花儿一众暗刺成员。

    所有人相谈甚欢,入住酒店。

    是夜。

    所有人趁着夜色悄然出发。

    阿波罗宫。

    l家族的老窝。

    对外,很多人,甚至是很多本地人都以为这里只是一个科技博物馆。

    殊不知,这个科技博物馆之后,藏着一个影响全世界的神秘大家族。

    王浪带人轻车熟路的进了博物馆。

    不用王浪做什么,身后的人已经很默契的打开了通往l家族的通道。

    进去之后。

    就像是世外桃源一样。

    不过这里可没什么土坯房,全是高科技。

    “这个破地方的安检系统已经被那些黑客给破坏的七七八八了,我们只要不出声,l家族的声就不会知道我们来了。”王浪提醒众人。

    一群人轻声往里面走,

    几分钟后。

    到了一个铺着红毯的行宫。

    整个行宫都是蓝宝石。

    里面空无一人。

    一群人找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一个人影儿。

    这让王浪有些懵逼,

    大老远跑来了这里,竟然没有一个人。

    正在所有人转身要离开的时候,雷花儿急匆匆挂了电话跑向了王浪。

    “大哥,我们中了调虎离山之计。l家族认定我们回来这里掏老窝,故意让我们进来,他们自己已经带人去了咱们那里。”

    王浪骂了声娘。

    一群人急匆匆的去了机场。

    借了一辆飞机,王浪开着飞机直入云霄,朝着东方而去。

    一夜的功夫。

    客机被王浪开出了战斗机的感觉。

    蔚蓝的大海之上。

    一个舰队朝着东方疾驰而去。

    距离东方的古老国度越来越近。

    王浪开着飞机在他们头顶盘旋。

    “弟兄们,给他们送点菜。”

    王浪回头招呼了一声。

    机舱门打开,手雷不要钱的从上面掉落下去。

    “准备跳!”

    王浪掉转飞机头,气势汹汹的朝着舰队冲去。

    在王浪的带头下,所有人跳伞。

    王浪压根儿都没有带降落破,随便找了一个地方跳了下去。

    轰隆!

    浓烟滚滚!

    战舰之上立马涌出来很多全副武装的人。

    王浪稳稳的落在一艘战舰船头。

    “王!好久不见!”

    一道身影从人群中飞出。最终稳稳的落在了王浪不远处。

    “罗本,我就知道是你。”

    “是吗?”罗本微笑着。

    “我弟弟死在了你的手中,我手底下的不少人都死在了你的手中,你们东方有句话叫做血债血偿,今天我就要让你血债血偿。”

    王浪咧嘴一笑,“随意。”

    罗本身上逐渐覆盖着一层银白色的东西。

    上面有几个字。

    雷神5。

    看到这几个字样之后王浪心态都有一些炸。

    雷神一二三王浪都见过,威力简直是没的说,没想到现在直接干到了5。

    二人一言不合就是开干。

    打了很长时间。

    二人难分高下。

    暗刺这边人数太少,也逐渐开始寡不敌众了。

    就在王浪决定要开溜准备再做定夺的时候。

    远远的,从海上过来了几十艘渔船。

    上面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

    龙门众人,还有江湖中的众人。

    罗本目光一凝。

    渔船逐渐靠近。

    龙门五位龙王全部在这里。

    潘人凤,青鹤,第五剑,赵侯,赵元霸都来了。

    很多江湖中能够叫的上号的都来了。

    王浪吹了个口哨。

    暗刺所有成员退到了渔船上。

    “大哥,你们怎么来了?”王浪看着周岚峰。

    “家国安危,匹夫有责。怎能让黑龙王一个人承担。”青鹤开口道。

    王浪没有再说什么。

    罗本脚底下喷着火,整个人悬浮在半空中。

    “王,这就是你们最顶尖的力量了吗?那现在我就让你看看,我们l家族,最顶尖的力量!”

    随着罗本一声令下。

    最后面的一艘战舰之中,升降台缓缓升起来,露出来六十多个人。

    乍一看,没什么区别。

    但是仔细去看的话,会发现竟然都是有雷神标志。

    “我*你*!”雷花儿不由自主的骂了出来。

    “王,我可以给你一个选择,只要你……”

    王浪轻声打断了罗本的话语。

    “犯我德邦者,虽远必诛!”

    罗本冷笑。

    “就凭你们?”

    “龙门全体弟子听令,杀!”

    王浪不多废话,冲上去就是干。

    其余人也跟着冲咯上去,战斗瞬间白热化。

    战斗越来越激烈。

    王浪也逐渐发现。

    自己这一边还是很吃力。

    古武和科技之间的碰撞。

    很显然,科技更胜一筹。

    王浪这边的伤亡逐渐开始上升。

    罗本冷笑,“王,我根本就不需要动用我的底牌。”

    王浪面不改色。

    罗本和王浪战斗不止,

    战斗正激烈的时候,一头黑龙破水而出,朝着罗本气势汹汹而去,直接就把罗本顶飞了。

    “东方神龙!王,果然是你!天选之子!”

    黑龙停在王浪旁边,威武霸气。

    王浪没有太多的心思去和罗本扯皮,二话不说冲上去就是干。

    有了黑龙的加入,战斗瞬间好转了很多,罗本也逐渐有些不支了。

    就在王浪想要把罗本杀了的时候,罗本忽然冲进海水之中。

    短短不到三秒钟。

    海水沸腾。波涛汹涌。

    海面破裂。

    一道庞大身影逐渐从水面之中漂浮而出。

    三十多米高的钢铁巨人。

    心脏处,罗本镶嵌了进去。

    “王!我看你怎么赢我!”

    随着这个巨人的出现。

    罗本属下的所有人战斗力都飙升了一倍。

    龙门弟子和江湖众人纷纷应接不暇,吃力不已。

    王浪分身乏术。和黑龙打罗本还是吃力异常。

    “王,你们东方的力量固然神秘,但是在源石面前,一切都是枉然!都是徒劳!”罗本癫狂大笑。

    战斗越来越激烈。

    江湖中人死伤惨重。罗本属下伤亡只是江湖中人的一半。

    正当王浪焦灼的时候。

    张冥昊忽然指着天空之上兴奋的大吼。

    “二哥!你看!你快看!”

    王浪抬头去看。

    就看到天空之上突然多了一个黑点。

    黑点越来越大。

    风声呼啸。

    王浪面色紧绷。

    黑点彻底放大。

    是一座山。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张冥昊兴奋大吼。

    “四姐,这就是我变没的那座山!”

    大山轰轰而落。

    直接就把整个舰队盖住了。

    只有王浪和罗本速度奇快的逃了出来,其余人都被大山镇进了大山之下压入了大海之中。

    罗本瞳孔缩小,不可思议的盯着眼前的一幕。

    王浪缓缓闭上了眼睛。

    面色阴沉可怖。

    战斗又一次爆发。

    王浪和黑龙与罗本打的不相上下。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王浪和黑龙逐渐败下阵来,两个人都被冥冥之中的什么力量压制着。

    终于。

    被钢铁巨人一拳轰出。

    王浪的身体擦着海面往后狂飞而去。

    黑龙托着王浪起来。

    罗本看着海面上,零零星星露头的人。

    “王!今日不管怎样,你都得死!”

    王浪看着冒出来的人,龙门的弟子几乎没有,龙王更是一个都没有出来,心凉了半截。

    杀机重重。

    “但求一死!”

    二人刹那碰撞,

    当王浪又一次被轰飞的时候,罗本踏水而来。

    就要轰死王浪的时候。

    一条白光闪烁,逼退了罗本。

    王浪起身。

    就看到韩寅提着屠龙生的人头茫然的站在一块木板之上看着水面上逐渐漂浮的尸体。

    “二哥……”

    王浪没说话。

    罗本看向这边。

    一黑一白二人,一黑一白二龙。

    “东方神灵啊。”罗本目光贪婪。

    不远处,海面上。

    胡蝶的尸体漂浮而上。

    王浪双目瞬间通红。

    韩寅一瞬间像是丢了魂。

    王浪手中握刀。

    长刀缓缓举了起来。

    “龙门全体弟子听令!”

    韩寅双目赤红,高举手中惊龙枪,“龙门弟子韩寅听令!”

    “杀!”

    黑白拧动,化作破开世间一切枷锁的长枪。

    随着一声轰隆巨响。

    天地颤抖,海水沸腾。

    巨大的钢铁巨人四分五裂。

    韩寅躺在船上,拦腰截断。鲜血狂流不止。

    “二哥,我……我错了,我错了二哥。别生我气了好不好?让师娘也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韩寅抓着王浪胳膊,眼角泪水滑落。嘴里血沫子不断的翻涌。

    小白龙躺在韩寅胸口奄奄一息。

    韩寅眼中的光芒随风散去。

    王浪抱着韩寅的尸体。

    口中轻声呢喃。

    “从来没有人怪过你。”

    海面之上,忽然有一道身影从水下钻出,趴在了一块板子上面。

    一只手抓着一颗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石头。

    罗本。

    神色疯狂的罗本抓着石头,强行塞进了自己的胸膛之中。

    啊!!!

    罗本凄厉哀嚎,整个人身上也冒着红色蓝色交替的光芒。

    王浪回身,拿刀起身。

    一起身感觉腹部剧痛,低头一看,发现肚皮破了个洞,肠子流了出来。

    王浪把肠子塞了进去。

    用衣服缠住身体。

    喉结上下滚动。

    “王!今日,你必死!”

    王浪刚想说话,却不料旁边传来一道声音。

    “是吗?”

    一个老人缓缓走了过来。

    肩头站着一只鹦鹉,身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牌子,观音如来的,耶稣的,道家的。五花八门的。

    老人在身上找东西找了半天。

    最终找到了一块黑不溜秋的石头。

    王浪看到石头的时候整个人一愣。

    神龙石。

    老人回头看着王浪嘿嘿一笑。

    “认识我吗?”

    认识。

    之前给王浪卖过佛牌的老人。

    那块佛牌还救了王浪一命。

    “前辈。”

    “屁的前辈!”老人骂骂咧咧道。

    王浪微微一愣。

    老人转过脸让王浪看。

    “你好好看看我是谁?”

    王浪越看越眼熟,越看越眼熟。

    老人咧嘴贱笑。

    这贱笑熟悉的让人心发慌。

    没等王浪反应过来。

    老人手中神龙石冒出幽幽黑光,身影模糊,融入了王浪身体。

    王浪只觉得一股很奇怪的感觉。

    就像是有液体灌溉进了自己的每个细胞。

    浑身上下都沸腾了。

    王浪开始笑,开始大笑,狂笑,癫笑,疯笑。

    人生如梦,黄粱一碗。

    罗本目光变换,趁王浪癫狂大笑的时候朝着王浪偷袭而来。

    轰隆一声巨响!

    王浪一只手捏着罗本脖颈。

    罗本身后的海面分裂开来。很长时间之后才重新融合到了一起。

    缓缓松手。

    罗本尸体砸落海水之中。

    王浪望着海面之上越来越多的尸体。

    身形恍惚。

    ……

    三个月后。

    街边蹲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

    望着来来往往的路人。

    路人行色匆匆,从不驻足停下来多看乞丐一眼。

    路对面。

    一对母子蹲在地上。

    时不时的朝着这边看来。

    年轻的母亲拍了拍小男孩肩膀,不知道说了什么,小男孩蹦蹦跳跳的朝着乞丐跑了过来。

    有些犹豫的走到了乞丐面前,伸出手,递给了乞丐一个棒棒糖。

    “叔叔,吃糖。”

    乞丐愣了很长时间,收来糖说了声谢谢。

    小男孩蹲在乞丐面前,“叔叔你饿吗?”

    “不饿。”

    “叔叔你渴吗?”

    “不渴。”

    “叔叔你家呢?”

    乞丐忽然不说话了。喉结上下滚动,双目微红。

    “叔叔对不起。”小男孩连忙道歉。

    乞丐莫名的笑了,想要摸一摸小孩的脑袋最终还是收回了手。

    “你送叔叔一根棒棒糖,叔叔教你两个字好不好?”

    “好!”小男孩开心的拍手。

    乞丐在地上写了两个字。

    “知道这两个字吗?”

    “不知道,是什么呀叔叔。”

    “华夏,汉服之美曰华,礼仪之邦曰夏。华夏。”

    “华夏,我记住了叔叔,叔叔,这两个字具体是什么意思啊?”

    “这两个字啊。”乞丐沉默了很长时间。

    “是信仰。”

    小男孩低头认真的看着这两个字。

    再度抬头的时候,乞丐已经不见了。

    小男孩回头看自己的母亲,年轻的母亲跑过来抱着自己的孩子,望着一个方向。

    “妈妈,刚才叔叔教了我两个字。”

    年轻的母亲回过神。

    “那两个字啊?”

    “华夏。”

    年轻的母亲愣了半晌。“叔叔还说什么了吗?”

    “叔叔说这两个字不仅仅是字,还是信仰。”

    年轻的母亲望着一个地方,怅然失措。

    繁华街头。

    乞丐坐在地上,懒洋洋的打盹。

    旁边风尘仆仆的小伙子弹琴卖唱。

    两个姑娘从旁边嘻嘻哈哈的路过。

    “我擦!龙腾科技公司太6了吧,新研制出来的东西太高科技了吧,哇塞,科研小哥哥才三十出头,还没秃顶唉,爱了爱了。”

    “看那个干什么,多丑啊,你看我鹿子新哥哥又出新歌了。”

    “那人人品有问题,我还是站我家萱萱宝贝。”

    “切。”

    “对了,你那个男朋友怎么样了?”

    “吹了。”

    “怎么吹了?”

    “脑子有病,我让他给我欧巴投票,他让我别追星了,你说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我追星又没有吃他家大米,我就追星,我就气死他,科学家研究出来什么关我屁事。”

    “你啊!真的是!”

    “我说错了吗?我吃饱了没事干追追星怎么了?再说了,你不也追星吗,对了,你家萱萱的新电影马上上映了,不去看吗?”

    “怎么可能不去,肯定去,我请客去不去。”

    “去!为什么不去,要是有生之年能够见萱萱一眼该多好。”

    “哈哈哈,是不是也喜欢上了我家的萱萱宝贝。”

    “咦!哪里来的乞丐,这个时代还有乞丐啊,真是活久见了,要死也不死远点。在这儿干什么?”

    “你啊,少说两句。”

    “你去干什么?”

    乞丐抬眼,眼前干净的姑娘递过来十块钱。

    “拿去买个面包。”

    “谢谢。”

    姑娘愣了一下就走了。

    “你真是钱多的没地方花了。”

    “刚才他给我说了谢谢。”

    “真的假的?稀罕事啊。乞丐会说谢谢了。”

    “等等,你看,那个流浪歌手把话筒给了乞丐。”

    “哈哈,看一看,有热闹不看就是傻子,该不会是搞什么噱头吧,这乞丐会唱吗?”

    沧桑,沙哑,悲恸,低沉的声音刚刚传出来破瞬间抓住了所有人的耳朵。

    “anotherheadhangslowly,childisslowlytaken

    thelencecausedsuchsilence

    whoarewemistaken

    butyouseeit`snotme,it`snotmyfamily

    inyourhead,inyourhead,theyarefighting

    withtheirtanks,theirbombs

    theirbombs,theirguns

    inyourhead,inyourheadtheyarecrying

    inyourhead,inyourhead,

    zombie,!

    zombie!”

    虽然很多人听不懂具体什么意思,但是所有人听到这首歌就感觉心底像是有什么东西一样。

    “卧槽!牛逼牛逼!果然是小丑在殿堂大师在流浪。”

    “你可得了吧,各有千秋好吧。”

    “不带吹的,这简直就是殿堂级的人物。”

    “你没有发现他唱歌像是一个人吗?”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有点像很多年不出歌的的darking了。”

    “何止是像,感觉就是一个人。”

    沧桑的歌声沙哑的烟嗓让所有人安静了下来。

    路边忽然停下来一辆商务车。

    从上面冲下来一个漂亮姑娘,上来就抱住了乞丐。

    “你死哪去了!你不知道我们找你找的有多辛苦吗?”

    姑娘抱着乞丐嚎啕大哭。

    围观者纷纷傻眼。

    “卧槽!司马萱萱!”

    “还真是,卧槽!那这乞丐是谁?”

    “你确定他是乞丐?”

    “头条预定!”

    上了车。

    等司马萱萱再睁眼的时候,好不容易找到的人不见了。

    邻水市。

    洛家。

    来了个乞丐,跳进河里没多久背了一具尸体出来。

    最终去了洛家祖坟。

    凌河市,不远处的荒山上。

    乞丐坐在死去的老道旁边一日一夜。

    三个月后。

    沦落街头的乞丐碰到了另外两个油嘴滑舌的乞丐。

    一个胖和尚乞丐端着个贴着二维码的钵盂,逢人就叫菩萨。

    旁边稍微斯文点的中年人总会擦一擦眼镜,在乞讨之前总会耐心的说一句。

    “我是亿隆公司的前董事长。”

    闻者无不冷嘲热讽,口吐莲花。

    直至亿隆美女董事长开车来接走了三位乞丐,一骑绝尘而去后,惊掉了无数下巴。

    三个月后。

    陵夏省。

    卧龙涧。

    乞丐缓步而来。

    一步一步走进了龙门。

    沐浴更衣。

    缓步走向龙门祠堂。

    长跪于列祖列宗灵牌之前。

    怀里抱着一个布包,从中缓缓掏出七种兵器。除此之外,还有六十三张颜色不一的卡。

    上香,磕头。

    离开的时候,祠堂多了三百一十九个牌位。

    后山。

    王浪缓步去了皇甫极离世的山顶。

    上去的时候眼眸不由自主的湿润。

    皇甫极尸体旁边还靠着一个女人的尸体。

    王浪把师父师娘葬在了一起。

    在后厨翻箱倒柜找东西的时候,外面传来声音。

    王浪回头,发现林雅琪站在门口。

    “饿了吗?”林雅琪走了进来。

    “臊子面,九大碗。”王浪轻声道。

    囫囵吞了一碗之后,王浪抬头。撞上了林雅琪的眼眸。

    林雅琪捧着脸,看着王浪。

    二人对视一眼,看着看着就笑了。

    “叶子。”

    “怎么了小浪子?”

    “真好吃。”

    “好吃以后天天给你做。”

    “我想和他们一起吃。”

    “那我再陪你玩一次。”

    ……

    后山。

    王浪走进了张冥昊的实验室。

    ……

    七月的凌河市燥热难当。

    烫脚的路上行人匆匆。

    工地。

    工棚里面弥漫着臭烘烘的味道。

    许多人聚集在一起盯着一部手机看着。

    上面正在播放男女混合搏斗比赛。

    人群中最为瞩目的还是个扎着脏辫儿的青年。

    滴滴!

    工棚外。

    一道鸣笛声传来。

    引得众人纷纷不满。

    一辆玛莎拉蒂上缓缓下来了个女人。

    小西装,包臀裙,黑*袜,红色高跟鞋。

    出场瞬间引得所有人口干舌燥。

    等会儿又是蛋白质液体的狂欢。

    女人目光扫视,最终准确无误的在人群中找到了扎脏辫儿的青年。

    “王浪。”

    女人喊了一声就上了车。

    脏辫儿青年死活不动。

    “你个狗怂平日里骚话满篇,怎么到正用的地方就不行了,快去快去!”

    一帮急不可耐的工友你推一把他搡一把就把青年送上了车。

    车上。

    “很喜欢这种地方?”

    “热闹,当然喜欢。”

    “给你介绍工作的地方同样热闹,你怎么不去?”

    “公司里太闷,工地上个个儿都是人才,节目还多。”

    “这个给你。”

    女人递给了青年一张黑卡。

    青年沉默不语。

    车子飞驰。

    最终减速停了下来。

    “走啊,愣着干什么?”女人轻声问道。

    青年回过神。

    “去干什么?”

    女人掏出两个户口本儿在青年面前晃了晃。

    “你说呢?”

    青年回头,看到了外面的民政局。

    八一中文手机用户请浏览 m.81zw.la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