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学霸小富妞 > 【番外2】余生很长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 www.81zw.la】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冬至是个幸福的宝宝。

    妈妈坐月子的时候,各种叔叔阿姨都来看他。

    还给他起各种小名儿,比如,冬冬,冬瓜,串儿,咩咩……

    不过,阿姨们都疼他,给他买了很多小衣服,小玩具。

    他这样的出生,用家里保姆奶奶的话来说,就是掉进福窝里了。

    冬至几个月就能翻身,到处乱爬,一岁长牙说话,甜甜叫爸妈。

    三岁满地跑,猫嫌狗嫌的。

    他不娇气,但该哇哇大哭的时候从不藏着掖着。

    比如妈妈不在,爸爸就老是不理他。

    哪怕是在爸爸的办公室里,他也只能自己一个人玩玩具。

    只有和妈妈开视频的时候,爸爸才会把他抱在怀里。

    他一度以为,自己是被捡来的。

    大雪天,谁家缺德丢了孩子,爸爸开车在路边把他捡回来了。

    可隔壁董爷爷却说,自己是妈妈亲生的。

    妈妈生他的时候,下着大雪,锅里还熬着羊肉汤,四合院儿里来了好多叔叔阿姨,热闹得很。

    结果妈妈发作要生了,叔叔阿姨一窝蜂跑去了医院,他年纪大了,走不动,那锅羊肉汤就全便宜了他。

    冬至喜欢董爷爷,因为他最会讲故事。

    今天讲个盗墓的故事,明天讲个挖宝。

    可有意思了。

    今天是那什么情人节,爸爸一早就带着妈妈出去了,把他一个人丢在董爷爷家里。

    说是董爷爷老了,一个人寂寞,需要孩子作伴。

    冬至觉得自己是个好孩子,必须陪着爷爷。

    才不像爸爸妈妈那样呢,不孝顺!

    “爷爷,今天咱们讲个什么故事啊?”

    “讲个智斗敌军的故事,好不好?”

    老爷子半眯着眼,躺在安乐椅上。

    椅子一晃一晃的。

    “抗战时期,敌军肆虐,犯我华夏,烧杀抢掠,哀鸿遍野。上一回说到上山落草为寇的盗墓贼啊,这会儿又起了投军报国的心思。”

    “鬼子屠村,山匪震怒。他拿着双枪扫射鬼子,子弹用完了,就提着八十公斤重的大刀,见一个,杀一个……血溅三尺,威风八面……”

    老爷子讲着讲着,脸上的笑容没散开,眼睛却闭上了。

    手无力地垂下去,只有安乐椅还在晃动。

    冬至正听得起劲呢,没了声音,他以为爷爷睡着了,便不敢叫醒他。

    只去找管家爷爷。

    “管家爷爷,把被子拿出来给董爷爷盖上吧,他睡着了。”

    冬至迈着小短腿,心说,趁着爷爷睡觉的时候,自己跑去他的书房写大字!

    他喜欢跟着爷爷写大字,即便把书房里的纸搞得一团糟,弄上鬼画符,爷爷也不会骂他。

    管家老了,老胳膊老腿儿,抱一床被子走半天。

    可刚到堂屋,还没把被子搭老爷子身上吧,心里就咯噔一下。

    手上被子滑落,他浑然不觉,伸手去探老爷子的鼻息。

    感觉不到任何气息,让管家腿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冬冬,赶紧给你妈妈打电话,让她回来一趟!”

    他自己,摸出手机,颤抖着手,拨通了沈阅的电话。

    “阿阅,你赶紧回来吧。老爷他……”

    冬至也在给妈妈打电话。

    “歪,妈妈,管家爷爷让你赶紧回来,董爷爷睡着了!”

    小满和小成这会儿刚下飞机,小成在取行李呢。

    “哥哥,师父他……”

    话没说完,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下来了。

    师父这几年身体不好,她一直都知道,也很注意,就差把龚家那位医生请家里住着了。

    可人老了,身体器官退化,就算保养得再好,也有去的一天。

    去年,送走了成家老爷子,今年,没想到师父也……

    “不哭,我们马上回去!”

    小成替她擦眼泪,拉着她的手疾步往买机票的地方走。

    原本是打算过个二人世界,这二人世界是过不成了。

    得赶紧买机票返航。

    两人赶回去的时候,沈阅已经在了。

    停灵的地方就在大厅。

    “怎么没送去医院。”

    小满回来直接就跪下了,眼泪啪嗒啪嗒往下。

    冬至看妈妈跪着,自己也跟着跪,还拿小手给妈妈不停地抹眼泪。

    “妈妈不哭,爷爷只是睡着了。”

    “嗯,你乖,先去旁边玩儿。”

    小满给小成使眼色,让他过来抱儿子。

    小成把儿子抱一边,沈阅才跟着跪下来,一边和师妹说:

    “不是不叫送医院,是老爷子走得很安详,也很快。”

    “听冬冬说,是给他讲故事的时候睡着的。”

    “老爷子走的时候没受罪,这也算是一个安慰吧。”

    很安详吗?

    小满不说话了。

    既然走得安详,那其实是喜丧。

    她胡乱抹了一把眼泪。

    “该通知的人都通知了吗?老爷子低调惯了,但这一去,还是通知一下大家吧。”

    他是华夏鉴宝界的泰山北斗,也是这一行里活得最久的老人。

    对国家做出过巨大贡献的。

    他这一生,有污点,却也瑕不掩瑜。

    该又一场盛大的送别仪式。

    “都通知了,大师兄,小师弟,还有鉴宝协会那边。老爷子生前的好友……”

    董成瑞,于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四日与世长辞,享年九十六岁。

    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

    这是暨林小满结婚那年之后,最热闹的一桩事。

    连周围邻居都主动来帮忙了,大家没想到,这四合院里还住着这样一位人物。

    老爷子平时确实太低调了。

    就连前任最高领导,也低调出现。

    这个院子里,迎来送往,不知道出了多少人物。

    几个师兄弟妹聚齐。

    跪成一排,小辈们跪在另一排。

    “师妹,我们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大师兄和三师兄都看向林小满。

    “师兄,你们有什么就说呀。”

    她这几天几乎没合眼,眼下一片青黑。

    儿子都一只是小成和阿姨在照看。

    林家那边和成家都来了人,住在隔壁,有需要帮忙的,林家的哥哥们,成家的侄子们都能搭把手。

    “二师兄还不知道师父的死,你看,你那边有没有门路,给他递个消息。”

    师父这一生,徒弟只他们几个,哪怕都逐出师门了,没有一个就真不当自己是他的徒弟了。

    而当年他之所以把大家逐出师门,也是有原因的。

    “二师兄啊?”

    小满看向小成,小成点了点头。

    童乐去找了他小叔叔。

    那边很快就通知了在特殊监狱里的吕三笑。

    吕三笑这些年,是自愿入狱,然后依旧在制作工艺品。

    他技术精湛,不仅在制作工艺品,也帮着国家修复文物。

    其实,要说他想出来,早就可以放出来了。

    只是相关单位担心他出去还会被有心人利用,所以就没放人。

    “你说什么?”

    吕三笑住的地方,可不像监狱,倒更像是养老的干休所。

    只是这里关的都是一些特殊人才,大部分一辈子都在为国家出力。

    不过,放出去都是大杀器罢了。

    在得知师父去世,吕三笑陡然双膝跪地。

    “我要出去!”

    他下了决心要出去,又有童家那边帮忙。

    上头很快就同意了。

    师父出殡这天,吕三笑终于赶到。

    进门就先跪下给师父磕了三个响头。

    “师父,是徒弟不孝!”

    他头发都已经花白了,但其实论年纪,也才五十六岁,不如沈阅保养得当就罢了,却是连大师兄都不如。

    “让他和师父单独待一会儿,我们出去。”

    林小满是女人,到底心细,把师兄们拉出去了。

    董逍家里的儿子甜哥儿已经十多岁了,他以前最粘小满,现在也知道小满伤心,只和林二宝主动带着冬至玩儿。

    等到丧事一完,林小满是病了好一阵,人都清减了几斤。

    晚上睡觉,小成抱着她都觉得骨头硌人了。

    “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好好吃饭,听见没?”

    小成捏着她的脸,脸上的肉也少了一些,心疼得不行。

    “我知道,我就是……”

    这些天,前世和今生的画面像走马观花似的出现。

    师父,俨然是她走上鉴宝之路的启明星。

    启明星陨落了,她难免有些茫然。

    “乖宝,你应该知道,老人终究要离我们而去,孩子长大也会高飞,最终能陪在你身边的,只有我。”

    我不想你为任何人伤神。

    小成把人紧紧搂在怀里。

    “嗯,只有我们,能陪伴彼此一辈子。”

    她回抱他,两人依偎在一起。

    冬至蹑手蹑脚推开爸妈的房间门,趁着他们不注意,偷偷从脚那头钻进两人中间。

    伸手抱爸爸妈妈。

    奶声奶气嚷嚷:“还有我,还有我!”

    林小满噗嗤一笑,心里的郁气彻底消散。

    得!往前看吧!一生还长着呢。

    八一中文手机用户请浏览 m.81zw.la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