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娇娘来种田 > 第849章 臣妾,遵旨!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 www.81zw.la】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一连半月,朝堂上天天有人奏本,建议皇上尽快选秀,充实后宫。

    司徒昗每天跟北冥长乐斗智斗勇,觉得很有意思。

    可这些老家伙,动不动就来催,着实让他闹心。

    这天朝堂之上,司徒昗终于发起火来。

    扬言要给先帝守丧,谁在提及选秀,就革职查办。

    本来大臣们齐心协力,是可以把这事儿促成,可偏偏内阁之首林正阳支持皇上一片孝心,大家就不好说什么了。

    有一个支持的,再加上宝亲王天天拿着金鞭上朝,谁还敢顶风上。

    这事儿闹腾了这么久,终于就算是落下帷幕。

    北冥长乐听着青公公特意的告知,微微蹙眉,道:

    “你跟本宫说这个作甚?先帝过世,皇上守丧,不是人之常情?”

    “……是,娘娘说的是。”青鬼应下,躬身出去了。

    北冥长乐神经大条,看着他背影,嘟囔了一句“莫名其妙”,便继续喝茶。

    青鬼从凤阳内殿出去,红鬼急匆匆过来道:

    “皇后娘娘说什么了?皇上那边等着信儿呢。”

    青鬼瞅着他,嘴角狠抽,扔下一句“莫名其妙”,就朝御书房走。

    红鬼看着凤阳宫的匾额,长叹口气。

    皇后这次,怕是真的下定决心了呢!

    ……

    入夏的后花园,花开烂漫,特别好看。

    北冥瑄、司徒玥睡醒,便拉着北冥长乐出去赏花。

    看着背起没有的花朵,北冥长乐嘴角上扬,俯首闻了闻,笑眯眼睛。

    不远处站着的明黄色龙袍的司徒昗,双手背后,眉骨轻挑。

    说实话,北冥长乐长的并不是十分好看。

    但她身上的气质很出众。

    尤其是自打她决定不做“皇后”之后,再也没有穿过华贵的服制,也没带过繁琐的首饰。

    永远都是头发束起,一根白玉簪子。

    穿的,也永远都是骑马装。

    红的,黄的,绿的,蓝的……

    洒脱,干练,别出一格。

    司徒玥眼尖,看到父亲,“哒哒哒……”的跑过去。

    边跑边喊“爹爹”。

    虽然已经受封“灵玥公主”,可她还是司徒昗的女儿。

    不叫“父皇”,喜欢叫“爹爹”。

    司徒昗弯腰,把孩子抱起来,亲昵的亲了亲,说:

    “在做什么?”

    “回爹爹的话,玥儿在她跟乐姨还有瑄儿赏花。”

    听到女儿口中的“乐姨”,司徒昗蹙起眉头,看着她,道:

    “怎么叫上了乐姨?你该叫母后。”

    “可是乐姨说‘母后’只能是玥儿的母妃,她不能逾越。”

    看着女儿纠结的样子,司徒昗抱着她走过去。

    北冥长乐带着北冥瑄恭敬行礼,规矩、得体。

    不管她私下怎么决定,在外面的时候,该守的规矩,该给的面子,都能做到。

    司徒昗把女儿放下,让她跟北冥瑄去一旁玩。

    屏退左右,略有些愠火的看着她,道:

    “不管怎样,你是朕的皇后,行过册封礼的那种。玥儿唤你‘乐姨’不合规矩,被那些言官听到,会弹劾的。”

    北冥长乐闻言蹙眉,轻叹口气,回答:

    “皇上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长乐跟孩子们都在后宫,那些言官如何能听到?”

    “宫内人多嘴杂,你能保证他们不说出去?”

    他们,指的自然是宫女、太监、嬷嬷。

    北冥长乐不在意,低头把玩一朵花,道:

    “说就说了,没亲耳听到就胡乱说,长乐觉得皇上会处理他们。”

    “那朕……为何要那么费劲,替皇后处理呢?”

    北冥长乐后背僵硬,丝毫不敢动。

    乖乖,这家伙怎么离得那么近,她根本不敢直腰。

    僵硬着自己“赏花”,可没一会儿,腰就酸了。

    司徒昗在她后背拍了一记,北冥长乐咬牙挤出一句“卑鄙”,便被他打横着抱起,回了凤阳宫……

    ……

    ……

    激情褪去,北冥长乐背对着他,想起刚才的一切,暗骂自己没出息。

    刚才的司徒昗,哪有什么彬彬有礼,哪有什么温文儒雅。

    霸道、强势起来,简直不是人。

    不停的逼她亲自开口,不然就故意挑衅不作为。

    恨啊!

    司徒昗瞅着别扭的小妮子,心情没来由的开心许多。

    从后面把人拥住,在她后脖颈那里,亲吻了一下。

    那里,有一颗朱砂痣。

    有人说这是苦情痣,一辈子爱而不得。

    北冥长乐浑身僵硬,一言不发。

    “朕没有充实后宫,但朕也不骗你,朕对你有好感,但不似兄长对嫂子那般。朕答应你,朕可以努力,或许……”

    “皇上不比勉强自己,长乐知道自己的身份。”北冥长乐强硬打断他的话,闭上了眼睛。

    司徒昗气的鼻子差点没歪了。

    他都那么说了,这女人竟然……

    气呼呼的抽身下床,穿好衣服,头也不回的走了。

    北冥长乐这才放松自己,翻身平躺在床上。

    在这么下去,她真的沦陷。

    比他还要快的沦陷。

    ……

    司徒昗夫妇冷战将近一个月,初秋京城附近的几个州府遭遇蝗灾。

    良田损失惨重,即便暮宿酒楼推出油炸蝗虫,可粮食还是欠产。

    不仅如此,中秋过后廊阳县遭遇翻龙骨,房屋坍塌,百姓失踪太多。

    宝亲王临危受命,带着天狼大队前去救灾。

    商会、暮宿、丽人堂……

    全部出钱、出物,救人、开设粥场。

    司徒昗每天忙到三更半夜,还要特意拐去一趟凤阳宫,看看那个没良心的女人。

    这天夜半过去,凤阳宫居然没人。

    宫女把北冥长乐临走留下的信件,双手呈上。

    司徒昗看过之后,鼻子差点没气歪了。

    上面就几个字:我去救灾,回来你还我自由。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来人——”

    “属下在。”

    “灵瑄公主何在?”

    “回皇上的话,公主跟零灵玥公主在一起。”

    得到这个回答,司徒昗放心不少。

    看起来那个女人,是真的去救灾,不是逃走。

    毕竟她要逃,也得把北冥瑄带着。

    想到这儿,轻叹口气,道:

    “让红鬼去廊阳县,照顾皇后。”

    “是。”

    廊阳县的灾情严重,不过人力、物力、财力全都到位,解决也就是时间问题。

    北冥长乐在灾区呆了七天,就被林素强制送回了宫。

    原因无他,怀孕了还来凑热闹,多添乱。

    北冥长乐回宫的时候,司徒昗正在跟林正阳等人,商议灾情重建的话题。

    青鬼急匆匆的从外面进来,双膝跪地,道:

    “启禀皇上,娘娘回宫。太医刚刚诊断,娘娘有了龙种。”

    此话一出,原本还商议政事的司徒昗,“腾——”地一下起身,扔下一句“首辅决定”后,便离开了。

    林正阳看着户部的谷蔚,眉骨轻挑,道:

    “如果你没意见,咱们就按当初北昌县的做法来办,如何?”

    “全听首辅大人的。”

    司徒昗匆匆赶回凤阳宫,北冥长乐正迷茫的躺靠着床上。

    素手摸着小腹,犹如不知道该怎么做的孩子。

    就连司徒昗什么时候到的,都不知道。

    骤然被包入怀里,北冥长乐深吸口气,说:

    “怎么办,我有了。”

    数日不见,冷战许久,第一句话竟然是“怎么办”?!

    司徒昗真是败给了这个女人。

    好笑的揉了揉她的头发,疼惜的在她耳畔亲了一下,道:

    “傻丫头,有了就生啊。”

    “可是我还想……”

    “想个鬼!”司徒昗恼火,爆粗的继续说,“老子这辈子都不带放你走的。你想休老子?没门!”

    北冥长乐听到粗话,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仿佛自己刚才幻听一般。

    司徒昗捧着她的脸儿,狠狠亲了一口,道:

    “从今往后,老子就你一个!你敢休老子,跟你没完。”

    话虽然很严肃,但手上的动作很轻柔。

    大掌贴着她的小腹,一脸满足。

    北冥长乐看着有人味儿的司徒昗,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好笑的靠着他,甜腻腻的说:

    “臣妾,遵旨!”

    八一中文手机用户请浏览 m.81zw.la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