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意中有个人 > 第43章 沈知舟
    章栖宁正要出门,正面迎上章廷玉,露出粲然一笑,膝盖上的伤对她好像根本没有影响。

    “中午好啊,哥~”

    章廷玉被章世华盘问了半天,在兄妹情谊的底线间徘徊,犹豫要不要把展隋玉的事告诉章世华,结果搞得身心俱疲。章栖宁这个没心没肺的倒好,还有心思出去闲逛。

    “你知不知道阿姐在向我追问展隋玉的事?”

    “哦,那你说了没?”

    章栖宁屈指抵在唇边露出一丝浅笑,侧身靠在一旁的粉墙上,院内的白海棠长势喜人,沿着枝丫一路疯长,不堪负重的枝条一直垂到墙外,时不时落下一片茫茫花雨。

    “她拿着火,旁边就是我的秘籍,我...实在没办法才招了的。”

    章廷玉起初觉得挺愧疚,但抬眼看到章栖宁眼里的狡黠和从容,他立马察觉到哪里不对。

    “等会儿...你丫不会是故意说漏嘴,让阿姐为难我的吧?章栖宁,你还有没有人性?”

    章栖宁疑惑了一声,耸肩表示很无辜。“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话是我说的,你们当时就在外面,长姐大可以进来问我。她舍近求远,不关我的事啊。”

    章廷玉眼角抽了抽,眼看要动手,章栖宁立马往后退了退。

    “别生气嘛哥,待在家里太无聊,我总要找点事做的啊。别人家弟弟妹妹欺负哥哥也不是没有,你怎么就不能大度一点呢?”

    “阿宁,你这次回来和以前差别好大啊。”章廷玉后知后觉道,不禁细想起来确实疑点颇多。

    她以前回来哪次主动领过罚,又有哪次有心情恶作剧,心情还这么好过的?

    “该不会姓展的那小子要来了吧?”

    “嘘——”章栖宁唇边竖起一根手指,转身时淡紫色的裙角翩跹,繁花簌簌而落,浅金色的阳光描摹出她精致秀雅的眉眼,乌黑深邃的眸子泛着迷人的色泽,仿佛整个人都鲜活了过来。

    “今天宜出门,宜采买,宜远客来访。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哥,我出门了。”

    章廷玉愣了愣。十六年...从没见阿宁笑的这么开心过。

    不仅是他,连远处正朝这走来的章世华也这么想。

    不出意外,在出府门前她被拦了下来。她走的是正门,是大门,不被人发现才怪。

    “小姐...”章家的暗哨有专门负责章栖宁的一批,此刻男人正不知怎么开口。章栖宁因为报复,给一队人下毒的事在暗哨里广为流传,谁也不敢随意惹她不快,生怕哪天就不明不白的死了。

    “跟上来吧。”

    “啊?”

    章栖宁好笑的看着他,“我又不是被拘禁,出门买个东西而已。不放心就跟上来,不跟来就让远一点。”

    反应过来的暗哨当机立断跟在章栖宁身后做个透明人。可他万万没想到,章栖宁难得出来一趟竟然是来书局,还是章家名下,她自己的书局。

    只见她向管事出示了一枚吊坠大小的玉牌,对方立刻明白了她的身份,恭敬道:“东家。”

    “我上楼看会儿书,你待不待在这都随你。”说完她就同管事一起上了二楼,轻声道:“我要与前朝废帝有关的所有书籍,让人去取。”

    “是。”

    章栖宁在一扇屏风后坐下,等了一会管事带着一个女子上楼来。

    “东家,都在这儿了。”

    他身后的女子一袭旧衣裙,将捧着的书放在章栖宁面前。白净纤细的手骨相极佳,虽有些许粗糙但没做过重活,章栖宁抬起眸。

    面前的女子十七八岁年纪,用一支朴素的兰花簪绾着妇人髻,眼神如潺潺溪流一般恬淡平静,容颜温婉,只不过蜡黄的脸色和眼下的乌青显得气色不佳,说起话来也轻柔无比,有些中气不足,让人觉得有些有气无力。

    “东家。”

    “生面孔?”

    管事站出来解释:“原来负责接待女客的辞职回老家成亲了,这是前几日找的帮工——沈知舟。”

    章栖宁:“沈姑娘不像是兰台本地人。”

    沈知舟抿唇笑了笑,道:“是,小人祖籍在金陵,来兰台是为寻人的。”

    “没事了,下去吧。”

    “是。”

    章栖宁从搬来的书里拿起一本来。废帝萧楚澜,武文皇帝的小儿子,前朝八王之争的最大受益者,登基在位仅六年,享年二十七岁...

    这些是她之前了解的消息,有关这位年轻帝王她了解的实在太少了。

    之前在废帝陵,与展隋玉相处中,包括在臧家他都看到过他,不免让人有些在意。

    沈知舟端着托盘上了楼梯,扣了扣屏风的木沿,隔着屏风道:“东家,管事让我送些蜜饯茶水来。”

    “过来吧。”

    沈知舟将东西放下,余光瞥见桌上的书封,不禁道:“东家对礼朝之事感兴趣?小人家乡金陵原是前朝旧都,小时候,家中太爷还拿前朝最后一位皇帝说过故事给我们听呢。”

    章栖宁停下手中翻书的动作,眸色翻转,好奇道:“什么样的故事?好玩儿吗?”她装作一副对传奇轶闻很感兴趣的模样,兴致高昂地让她继续说。

    沈知舟:“我记得太爷说过,那位姓萧的皇帝当皇子时就是最小的一个,天生身体孱弱,八王之争里他就是个捡漏的,谁也没想到最后竟然是他登上帝位。国家治理的不怎样,很快就被咱们离太祖给灭了。”

    章栖宁在桌上撑着下巴,捂嘴打了个哈欠。“政治上的事一点也不好玩儿,还有没有别的?比如风流韵事...”她说这话时不动声色地望向沈知舟。

    沈知舟想了想,倒真让她想起一件来。“倒是有一件。”

    “哦?说来听听。”

    沈知舟:“萧废帝有过一位被称作红颜祸水的皇后,好像还是位郡主。”

    平宁郡主。章栖宁心头划过这个名字,又听沈知舟道:“不过我一直怀疑这是我太爷自己瞎编的。”

    “为什么?”

    “因为他说萧废帝此生除她之外再没有过第二个女人,但最终也是他当众亲手杀了这位皇后。”

    杀了?章栖宁愣了下,想起废帝陵那晚须弥祭坛上朝她挥剑相向的萧楚澜,沉声道:“为什么要杀她?”

    沈知舟叹了口气,语气也沉重了些,道:“因为这位皇后新婚当日,在大殿之上毒杀了半数大臣。不过对于这件事史书上却未曾记载,所以我才说不可信。”

    说完后,她不禁抬眸,迅速打量了一眼章栖宁的神色,却什么也没发现。只见对方神色如常,像听完说书后仔细考较起当中的人物关系来。

    “看来又是一段爱恨情仇的纠葛啊...”她不禁叹道。

    沈知舟心里默默叹了一声,看来郡主完全没有前世的记忆。“东家听一听就算了,这本就当不得真。”

    章栖宁点头:“你说来兰台找人,有线索么?”

    “有一点了。”

    “看在你给我讲故事的份上,有需要可以说说看。”

    “好意小人心领了,不敢劳烦东家,小人先自己找一找吧。”

    “也行。你下去吧。”

    “是。”

    看来这一世郡主不光不记得前世,就连性格也单纯了不少。沈知舟心里这么想,待她下楼后,章栖宁才从书堆里抬起头,眼眸微沉,饶有兴致的盯着沈知舟离开的地方,嘴角挂着一丝意味不明的浅笑。与刚刚的天真无邪相比,截然两幅面孔。

    “太爷?故事?呵,骗小孩儿的玩意儿。”

    这个沈知舟...究竟什么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