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姥姥饶命 > 第五十五章 飞球环游记
    无极仙山,傍晚时分。

    天边霞光万丈,云彩映射锦绣。

    一只染了五彩的硕大圆球,自悲呼峰升起,飘飘摇摇随风缓飞。

    圆球底下坠着一只四方笃正、外部简单装饰了些竹皮的大木箱,箱内四人,各人一个方向,居高临下眺望无极仙山各处美景。

    “哇啊~~~师兄兄~~~”

    眼见小阿紫又要帖到自己身上,李长安连忙提前伸手捏着阿紫的小脑袋,吓唬道:“别蹦,底部我可没加固,别给蹦塌了。”

    “哦哦~”阿紫立马就听话地眨着一双好看的笑眼,老实地一步步挪到李长安身边。

    “倒也不用这么小心,只是别像只猴子似的上蹿下跳就行了。”

    李长安话音刚落,便听一旁端着拂尘的师父吕老道问道:“长安啊,此物甚是奇巧,却非何种道法仙力加持,仅一枚燃火符,便能升空飞行。

    究竟,是何道理?”

    “师父,师父,我知道。”阿紫抢答道:“这是因为热胀冷缩。空气受热爆炸之后,这个球球就会飞了。”

    一旁的公孙拓笑着摇头,纠正道:“师姐,师兄原话是说,空气受热膨胀,而非爆炸。”

    “嗨,我说呢,吓为丝一跳。你这丫头,如此简单一句话都记不全,还指望你在甲子会试前,修行至蝶变期呢。诶哟…”

    “略~~”一听师父念叨自己,阿紫就头疼,吐了吐舌头,立马躲到李长安身后。

    吕老道近来闭关炼丹的时间比以往长了一些,已近半月未出丹房了。

    若不是今日李长安这个大徒弟来请,老道原本打算先闭上个半年八个月的。在甲子会试前,为三个徒弟各炼几颗丹药以作补进之用。

    功夫不负有心人。

    两个月来,多番试验,终得完美。

    历经多次试飞失败、飞行不稳、续航里程不够持久等不足后,【长安牌观光热气球】,今日终于隆重上线。

    吕老道虽然人情世故方面不大行,但专业底子还是很硬的。身为一名丹道高手,受热膨胀之类的知识点,略微一琢磨,便懂了个大概。

    “这…当真是用那‘鱼肚皮’做的?何以如此鲜亮光滑?”

    莫说是俗世人间,便是无极仙山,吕老道也没见过这般结实耐热的‘布’。

    “回师父。”李长安笑着拱手道:“多亏师父去万物堂换来足够多的鱼肚皮,不然长安恐怕找不到这么合适的材料,来做成球体。

    徒儿用了雷木粉与毒龙树树浆浸泡鱼肚皮,保留并提升了它原本对水、火、高温的抗性,去除杂质加强韧性,同时还达到了易上色的效果。”

    吕老道听了个半懂,不过他也懒得追根究底。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又琢磨起这无需法力催动、仅用一枚燃火符便达到飞行效果的奇妙大圆球。

    “师父、阿紫、小拓,脚下站稳了。”

    李长安说明了一句后,右手立起两指,轻念咒语,圆球中顶部的另一枚燃火符发出‘嘭’的一声。热气球明显提速,朝一座颇高的山峰,飞去。

    期间,引来无数各峰弟子、门人,翘首张望;有仙长特地驾云赶来,查看这不明物是怎么回事。

    身为师父的吕老道便上前与来询者,微笑、点头、寒暄几句。

    出发前李长安就与老道商量过,为免引起过多关注,便说此物乃是老道所制。

    原本不擅扯谎的吕老道,在这数月来被大徒弟手把手教的,已是颇为熟练了。

    三言两语,打发了十几波前来看新奇的仙长。

    在即将飞到那座颇高的山峰之时,‘呦呜’一声,一只白鸾鸟自稠密的浓云中钻出,飞到五彩大球旁仙。

    白鸾鸟、藕色裙,一头青丝半垂;明眸皓齿、清冷出尘的无极仙山第一美——出云明月,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四人面前。

    而出云明月在看到彩球底下木箱中的四人时,似乎也愣了一下。

    这微表情,也就李长安看得出来。事实上,出云明月的表情少之又少,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是面无表情。

    港真,这位仙子姐姐,美是真的美,呆也是真的呆。

    众迷弟称她为冰山美人,但在李长安看来,多少缺了些灵动之气。整个人看上去,显得有点儿木。

    坐在白鸾背上,出云明月的目光再次从李长安身上擦过,冲吕无相拱手作道揖。

    “师叔祖!”

    “小明啊,呵呵…”吕老道捊须点头、微笑致意。

    李长安:……

    真的无力吐槽师父这么接地气的称呼。不过…咦?

    李长安突然注意到一个被自己忽略的细节。

    犹记得第一次在护山大阵外,初次相遇时,师父见到这个木头美人,也是这种表情和语气。

    以他所知,师父鲜少去各峰走动,除了每月去天功峰领月俸之外,几乎不怎么与什么人来往。要说走的近,也就只有斗元大师伯。

    可为何,师父对这个木头美人好像还挺亲切?

    显然,应该以前就是有走动,或者说挺熟络的。若非如此,怎会用‘小明’这么明显的昵称。

    看了看笑容明显比平时的索然无味要亲热许多的师父,李长安心底不禁有点发懵。

    爱美之心人仙皆有,可以理解。可是,这事儿落自己师父身上,还是令安接受不太了。

    “明月奉家师之命,前来查看。”

    “哦呵呵,”吕老道又是一笑,潇洒地一挥拂尘,道:“此乃贫道闲来无事,做与徒儿们游览之用,别无其它。”

    出云明月呆呆地点了一下头,动作很是生硬,就像有人摁了她那颗美丽无比的脑袋一般。然后,语气毫无情绪地说道:“是,师叔祖,明月告退。”

    白鸾呦鸣一声,钻回云中。

    人都飞老远了,师父还在那捊须面露笑意。李长安越发觉得老头是在暗…欣赏对方。

    虽说都是修士,年龄不是问题。可一想到前世某著名爷孙恋的名场面,李长安便浑身一颤,摇摇头,赶紧将这可怕的念头甩开。

    师父的事情,自己这个当徒弟的肯定不能不管。不过,眼下先将此事搁置一边。

    丹霞峰,就在眼前。

    不多时,便见那直顶云霄的高峰中,两道身影拔飞而来。

    来者二人,一左一右,拱着[飞球观光旅行团]四人。

    “哟,这是什么新奇玩意?来,让贫道康康。”

    随后,这二人便围着热气球,发出了一阵“唔,嗯?咦!哦…哈~~啊!”的语气助词与叹词。

    老道吕无相素来少外出走动,瞅了会儿,确定也不认识。不过,对方两人身上所穿道袍看着普通,却是炼制不易的宝衣。且,袍角一侧绣有[武]、[鸠],老道心下便有了判断。

    他笑着称了声,“两位可是丹霞峰五师兄、九师兄!”

    左边那位身板颇为壮实、中年模样的仙长,满脸堆笑、客套地冲吕无相作了个道揖。

    “哦,不知是哪峰师弟?”

    “悲呼峰、吕无相,见过两位师兄。”

    吕老道熟练应对,寒暄起来。

    右边那一头华发、佝偻着背的老者,在两人客套了几句后,直直问道:“不知,吕师弟所乘是为何物?”

    “哦,此乃贫道闲来无事,做与徒儿们游览之用,别无其它。”

    一模一样的说词,都不带改动一个字的。

    左右两位,也是老实不客气,又围着热气球,上下左右瞧了个遍。

    那老者还使出一抹仙力,细细探查了一番。

    片刻后,老者更为惊奇,问道:“却是并无其它仙力、阵盘,仅两道燃火符,便可飞行。

    五师兄,这是何道理?”

    听这老者喊那中年仙长作师兄,李长安与公孙拓都有点掉下巴。当真是不能以貌取人,哦不,取仙啊!

    “这…小九,你素来心思最巧,你都看不出个所以然,咱就更瞧不明白了。啧,嘿嘿…”

    那位‘五师兄’干笑了两声,不好意思地低声道:“吕师弟,可否将你这新奇物什飞行之理,说与我师兄弟二人听听?”

    吕老道但笑不语。

    倒不是他端架子。只因长安事先便与他说过,若到了丹霞峰,有人问及制作相关他无需作答。一切,但看大徒弟应对便是。

    “师父,不如让徒儿为师伯解说一二?”一旁的李长安‘提议’道。

    吕老道照着事先说好的剧本,配合地点了点头。不过,老道心里头莫名的有点儿小紧张。

    来者不是旁人,正是那紫阳老君九名高徒中排列五、九的两位;在炼器一道,都是数得出来的大师。

    长安确实奇思妙想,也心灵手巧;可在这两位正儿八经的炼器大师面前,若是说错了什么…

    老道此刻的心境,像极了等候在高考场地外的老父亲…

    但见,李长安落落大方地向两位丹霞峰炼器士各作了个道揖,面带索然无味笑,表现得谦逊有礼应道:“两位师伯,此物名为,热气球。其无需法力便可飞行之理,乃是……”

    如此这么般,这么般如此。

    简明扼要地概述了一番加热空气、热胀冷缩的浮行原理,以及如何利用燃火符与风向、风速,加快及放缓飞行速度等法术魔改效果。

    ‘五’、‘九’二位仙长听罢,似是明白了又好像还没完全理解,只觉得应当就是这么回事儿。两人不时点头,又不时作思考状。

    “贫道倒是听闻过,吕师弟丹道造诣高深,没想到哇,吕师弟在炼器一道亦有独到之处!”中年男修满口称赞,面上露出惊讶与佩服的表情。

    悬着颗心的老道吕无相感觉很受用。

    他当然不是因为自己被这两位名气不小的炼器大师夸赞,而沾沾自喜。他知道自己这大徒弟,打小就爱敲敲打打,捣鼓这折腾那的。

    却是万没想到,先是造出了能洗出一座灵石山的大水车。这回弄出来的这个大球,居然得到了专修炼器一道的两位炼器士赞赏。

    莫非??!!

    吕老道心底划过一道灵光。

    诶呀,早该想到的。长安这孩子可不是极适合走炼器一道么。

    正思考着,便听那中年仙长问道:“吕师弟,贫道自问对天下宝材、物料算是颇为了解。竟是瞧不出,您这球是何种宝材所制?”

    “鱼…”

    “哎哟!”

    吕老道差点脱口而出,便听小阿紫一声惊叫。

    “师父…”阿紫撅着嘴揉着自己的后腰骨往下、大腿根以上的某处微微翘起的部位,正要哭诉不知谁扎了自己,便被李长安一把拉到身后。

    “师父,天色不早,师妹该是饿了。”

    吕老道再愚钝也知道自己刚刚险些把不该说的说出口,瞬间敏觉度拉满,接收到了李长安的信号。

    “如此,两位师兄,贫道先带三个徒儿回悲呼峰。空了再叙,空了再叙。”

    说着,吕老道冲两人拱了拱手。

    两位炼器大师对视一眼,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好好好,师弟且去。”

    “那…师弟,鸠摩子择日来悲呼峰拜访,不知可会叨扰?”

    吕老道拂尘一甩,笑道:“不碍事,不碍事。”

    这便告了辞,热气球慢慢悠悠一路往回飘。

    好风凭借力。

    一路上,阿紫还在揉着她刚刚不知道被什么玩意扎了一下的玉臀,狐疑地看了看李长安;公孙拓最轻松,全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纯.观光客;

    李长安暗暗向师父比了比大拇指,吕老道则微微有点擦虚汗,自己刚刚差点把‘鱼肚皮’之事给说出去了。

    事实上,就算吕老道真说漏了嘴,也没关系。反正,经此一招,那位紫阳老君只要不瞎,肯定能看到。

    更何况,已经引起了两位丹霞峰炼器士的注意。

    即使老君闭关没瞅见,回头也会从自家门人子弟口中听到【热气球环游仙山】一事。

    只不过,保留一点神秘感,能勾起对方更大的兴趣。

    李长安也是被逼的实在没招了。

    他都已经做好了忍痛献出淘洗提纯灵石的大水车法,结果,空等两个月,音讯全无。

    这感觉,就好像一个准备要献身的美人儿,沐浴、更衣、摆好造型,然后他大爷居然连瞧都不带瞧一眼。

    痴心错付,痴心错付啊。

    丹霞峰的炼器士们都这么不八卦的吗?还是说,频繁兑换灵石这种异常奇怪的行为,对于修士们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总不能自个儿去请那位老君过来,指着大水车说[看,大佬,这是我的发明哦。]

    就算他不要面皮想这么干,人老君也不是什么小弟子想见就能见的。

    托温柔长老去请?别傻了,这就等于直接暴露自己与温柔长老之间的私情,呸,私交,呸…

    总之,逸仙长老这张底牌,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显露。

    因此种种,李长安被逼得不得不展现【真正的技术】。

    于是,便有了看上去华丽丽、实际上没球用的热气球。

    回到悲呼峰,甫一落地,吕老道便将李长安唤去了丹房。

    “长安呐,你与为丝说,想不想走炼器一道?”

    李长安懵了一下,心说师父今儿个开窍了嘛,居然这都看出来了?

    “为丝细想了想,你打小就爱做些新奇玩意,不少都还十分有用。

    这样,为丝去与斗元师兄说道说道。让他去承个人情,托一位丹霞峰炼器士收你为徒,授你炼器之法,应不是多大难事。”

    呵,想多了。原来师父并没前看透他的意图,纯粹只是为了他的修行前途打算。

    心底一暖,面上笑道:“师父,您这是要发派长安去别峰拜师啊。”

    吕老道愣了一下,一拍脑袋,连忙自责道:“老糊涂了,老糊涂了。为丝并无此意…”

    无心玩笑,却搞得师父一番自责。

    李长安决定,以后再不与自己这老实师父开此类玩笑了。

    “师父,您就安心炼丹,徒儿自有打算。

    对了,师父,关于灵族蝶变之法,徒儿有两点不解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