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男主指定系统 > 第四十八章 疯狂的江夫人
    青苹一语惊四方,不但江老爷,连肖一竹也站了起来,两人异口同声问:“什么?!”

    江老爷神色怪异的看向肖一竹,肖一竹这才发现自己的反应过度了,他连忙咳了一声调整自己的表情,硬生生的转了关心对象问:“王姨娘可有什么事?她刚刚解完毒不宜劳动的。”

    青苹连忙道:“姨娘在西厢内间尚未醒来,小姐因为拦着夫人所以夫人才要打死小姐……”青苹说罢又哭起来,“求求老爷快去救救三小姐吧。”

    江老爷感到十分心累,自己这老妻往常也没这么糊涂啊,今日怎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胡闹,简直就像得了失心疯一样。

    他平素最重面子,可今日这面子在肖一竹面前是摔了个粉碎,当下也没了交好肖一竹的心思,匆匆摆出送客的姿势便急急忙忙往后院去了。

    肖一竹十分无奈,他担心江亭柳可却没了借口留下,只好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江家。

    正房西厢中江亭柳正死死抓着江夫人的两个手腕,然而她人小力弱,两人推搡间江亭柳还是没头没脑的挨了好几下,发髻也散了妆容也花了,虽然没吃多大亏但光从外表上看已经是凄凄惨惨的模样了。

    江老爷一脚踏进院门的时候被眼尖的江亭柳看了个正着,恰好江夫人大骂了一声“小贱蹄子去死吧”,胳膊用力一挥想要挣脱江亭柳。

    之前江夫人已经尝试了好几次想要彻底挣脱江亭柳的手,可江亭柳咬牙死撑着也不给她机会,这次江夫人以为又是和之前一样,谁料江亭柳却突然撤了力气,于是江夫人的胳膊挥得十分顺畅,先是在空中划过一个半圆然后就狠狠打在了江亭柳的脸上。

    江亭柳短促的叫了一声,被打得侧身往地上扑去。

    青果这次总算及时接到了江亭柳,只是她同样还是个孩子,哪里经得住江亭柳这样扑下来,两人顿时摔作一团,青果顾不得自己摔得浑身疼痛,只一个劲的掰着江亭柳肩膀紧张的问:“小姐你怎么样了?小姐你伤着了没有?”

    江亭柳半晌才苦了一声,声音里饱含委屈,真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江夫人突然就打中了江亭柳,自个儿愣了一瞬才快活起来,她叉腰指着江亭柳继续骂起来,完全将平素富家太太的皮给撕了下来,现在的江夫人完全拿出了曾经与江老爷一起大江南北打拼时的泼辣劲,骂人用的市井俚语竟让江亭柳这个非土著都听不明白了。

    她听不明白可有人听得明白,江老爷一进来就看到江亭柳被江夫人打飞了出去(??),接着又听到江夫人如此不堪入耳的骂声,江老爷觉得浑身血液都涌到他脑子里了,无数类似于“丢人现眼”、“毫无大家气度”、“疯了疯了”之类的话在他脑中齐齐涌现。

    若江老爷也是现世之人,这会估计会吐槽自己脑中弹幕密集如雨了。

    江老爷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站在门口爆喝一声:“你在做什么!”

    江夫人的骂声戛然而止,一瞬间江夫人也感到有些心虚,毕竟她刚刚骂江亭柳的模样与她平日里营造的好主母的形象完全不符,但紧接着这丝心虚就被江夫人扔到了脑后,她一言不发的转头看江老爷,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四个字:

    我很委屈。

    然而江老爷压根没往江夫人处多看一眼,他甚至因为江夫人堵在了门口而动手推了江夫人一把,然后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江亭柳面前。

    跟着江老爷的青苹连忙上前帮忙,好容易才和青果一起把江亭柳扶了起来。

    江亭柳低着头柔柔弱弱的靠在青苹怀里,泪珠子啪嗒啪嗒的溅在手上、地上,纵是未抬头也能看出她哭得多伤心。

    江老爷沉声道:“小柳儿你怎么样?”

    江亭柳发出几声难掩的呜咽声,然后才慢慢道:“女儿无事,让爹爹担心了,是女儿不孝。”

    她声音微微发颤,似乎是在强压着哭声,江老爷忽然想起刚刚江夫人可是打了江亭柳的脸,江亭柳那张脸若是受了伤……

    江老爷心头一紧:“你抬头让为父看看。”

    江亭柳的泪珠子掉得更快了,她似乎很是为难,但江老爷是她的父亲她又不能违逆,只好动作极慢的抬了头。

    江老爷和满屋子的丫头婆子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江亭柳左边脸颊已经完全肿起来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清清楚楚的印在她娇嫩的脸颊上,还有几道隐隐的血丝,一看便是被指甲划出来的。

    大烨朝的女子喜欢留长长的指甲,江夫人平素里又不需自己做任何家室,那指甲留得更是又长又尖,平时涂着鲜红的丹蔻煞是好看,打起人来威力亦是不俗。

    江老爷一看就急了,脸颊被打肿了还好说,抹些消肿化瘀的药便是了,但这伤口若是不留神留下了疤痕,江亭柳这张脸就彻底毁了。

    那他与郭家谭家联姻的计划岂不是还没开始就毁了一半?

    江老爷顿时急了,他弯着腰查看着江亭柳脸上的伤痕,过了这么一会江亭柳的脸肿得更厉害了,那几道血丝因为脸颊发肿也显得更加显眼,江老爷连忙喊道:“快快快,快去请大夫,青苹青果,扶你们小姐去坐着,送点温水来先让三小姐梳洗一下。”

    他这会十分后悔不该急着将肖一竹送走了,但这会要去追人却也追不到了,只好先去外头请个大夫来再说。

    至于原本江家惯用的那个大夫已经被江老爷命人逮了,就等着审问王氏被下毒的事情呢。

    江夫人自打被江老爷推开后就愣住了,这会屋中一片忙乱江夫人却慢慢回过神来,她忽然疯了一般冲来上,冲着毫无防备的江老爷就是狠狠一下,差点没把弯着腰的江老爷给推到地上去。

    目睹了这一切的江亭柳差点没笑出声来,原本以为江夫人是个宅斗王者,原来不过是个小青铜,这脾气怎么如此经不得激,她这样一推江老爷等于把江老爷对她最后的情分给推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