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萌娘女帝的传奇人生 > 132沉沦鸳鸯浴
    “语儿,什么事这么开心,在门口外都听到了你的笑声。”一抹紫色身影出现在书房门口,天色昏暗,卫铭和杨晓各提着一盏光亮的琉璃灯进来。

    安婧语闻声寻去,便瞧见熟悉的背影,她冲出去抱住他。“钟离,你回来了。我好想你!”

    和他都两天没见了,她十分想念他。知道他在皇宫和瑞王爷处理朝廷大事,为国为民,她不敢去打扰他。只能每天给他做一点点心什么的,托卫铭带去瑞王府。

    钟离华森抱住她,脸庞埋在她颈间,大口大口呼吸她迷人的体香,令他安心和舒服。

    “我也好想你,对不起,这几天没能陪你。”

    他还以为她被拘在府里七八天会很无聊,没想到一回来就听到她爽快的笑声。

    “钟离姐夫。”本在模仿飞机自由飞翔的安越,一瞧见钟离华森来到书房,吓得他停下脚步,身体僵硬着。

    他还是挺害怕这位一手遮天,雷厉风行的摄政王,厉害到能文能武,还有十分出色的外表,从里到外完美无缺,让他挑不出缺点。

    “嗯,刚才你们在玩什么,这么开心?”

    “姐夫……”安越不想说,觉得自己刚才学飞机的行为有点傻,钟离姐夫肯定看到了,在心里笑话他。

    安婧语看到安越的窘迫,热情地搂着钟离华森的颈间。“刚才我们在聊飞机的事,你想知道吗?”

    “飞机?是什么?”钟离华森充满好奇,一个飞字,一个机字,就让他想起蒸汽机车,两者之间一定有关系。

    安婧语放开他,像只小兔子蹦蹦跳跳跑到书桌旁拿起那几张图纸,又再跑回来,像献上宝物那样递到他手里。

    “你可别吓到了哦。”

    她相信他的眼光,一定能看出这几张图稿的价值连城。

    卫铭和杨晓各把琉璃灯挂在灯架上,书房便亮堂堂起来,杨晓很有眼色,又去搬来两张小凳子,而钟离华森拿着图稿看得两眼放光,入迷到连坐都不会坐了,还是她按着他坐下去。

    “语儿,这这这……”他惊叹连连,结巴到无法说一句完整的话。脸上的表情又惊讶又兴奋,害她担心他会不会兴奋过度,犹豫着要不要给他吃保心丸?

    她点了点头,得意忘形地笑着,双手交叉在胸口,一副“没错!那位牛人就是我!”。

    “真是你画的?语儿,你太厉害了!”他激动得抱住她,原地转圈圈。

    “哈哈哈……你真是天女!语儿,你是我们钟离国的福星!语儿,谢谢你!我太开心了!”

    “嗯,呵呵呵……”能得到他的笑容,她也很开心,这段时间他忙着国家大事,都累坏了,那天订亲宴也是抽时间参加,过后一大堆的奏折等着他批阅,日日通宵达旦。

    “语儿,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了,这些东西太贵重了,用几座城都换不来。”

    “没事,我不计较,能帮到你就行,我也是这个国家的子民,为了国家,可以把这些贡献出来。我甘之如饴,真的。你别内疚,我心疼。”

    安婧语看到他眼里有泪光闪烁,她难受得也想哭。

    “语儿,千言万语都无法表达我对你的感激,我会用我的行动证明我对你的爱,终生不会辜负你。”钟离华森被几个人围观看着,一时间羞红了脸,他一向不怎么会甜言蜜语,这番肺腑之言不知能不能得她欢心,他听说女孩子都喜欢甜言蜜语,但更喜欢男方的行动,比如买礼物和狠狠干她一场。

    “嗯,我相信你。”她点点头,踮起脚尖,主动亲他脸蛋一口。

    “这些图纸……我能拿走吗?”他看了一眼坐得远远的安越,猜想刚才的图纸安越这小子一定看过了,不知是不是她特意给安越画的。

    安越发现有一抹锋利的目光审视自己,便抬头寻去,瞧见是钟离华森,他又紧张得低下头。可一听到钟离华森说要拿走她给自己画的飞机图纸,他就不开心了。

    “姐……”他可怜兮兮地瞅着安婧语,一副小媳妇被欺负的模样,好像是她欺负了他。

    见到他快要哭泣,她难免心中泛起心疼。“这是我特意画给安越的,他很喜欢那飞机。晚上我尽快给你画几张,好不好?钟离~”

    “可以,但是这几张图纸他必须要藏好,绝不能落在外人手里。”钟离华森虽表面答应了,但其实心里有些不舒服,不是因为她偏袒安越,而是这些图纸真的太过重要了,如果没保存好,一旦落在外人手里,又流转到国外的贵族皇室手里,等于是给了他们发展国家的机会,凭着这几张图纸的价值,就算靠卖这几张图纸也能让国家迅速富强起来。

    “我会保存好的,绝不落在外人手里。”安越看着她眼睛,像是说给她听,而不是向钟离华森保证。

    听到他们的话,卫铭和杨晓悄悄离开书房,自动闭上耳朵。

    安越走到书桌旁,把图纸放进一个小小的抽屉里,并落了锁,悄悄藏好钥匙。

    “哎呀,我肚子饿了,去吃饭了。”瞧见他们两人尴尬的模样,安婧语觉得空气都冷了几度,再不走她就要被冻成人棍了。

    所以她赶紧转移话题,拉着他们两人离开书房。

    萧翊下午前离开乐安府就没回来,连吃晚餐都不见人影,不知是去做什么事,神神秘秘的,让安婧语有些担忧。

    尉迟澈忙着做生意,晚餐时分才回来,缠着她又是亲又是抱,直到钟离华森看不下去,脸色越来越阴冷,他才放开她。

    “语儿,今天累坏为夫了,有人使阴招坏我们家生意,你说要怎么惩罚他们?语儿最聪明了,给为夫想个法子呗。”尉迟澈给她夹了两块羊肉,自从下雪以来天气一日比一日冷了,餐桌上便经常多了羊肉和鹿肉,补补身体。

    这几日他家生意出现不少问题,要不就有客人来店铺闹事,吵着他家东西参假,要不就是供货商以各种借口停止给他家供应货物,还有的就是货物运输途中出现各种意外。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是最简单的,但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就有些困难了。如果送他们去牢里吃牢饭,就得收集证据,费力费钱。”

    安婧语放下筷子,一脸的严肃。

    “我家语儿真聪明,不愧是艳绝天下的才女。”尉迟澈左一句右一句,句句带赞美。

    “我们合伙开的蛋糕铺没问题吧?万一有人在那下毒什么的?若是放个脏东西上去,轻易就能被毁掉口碑和生意,防不胜防。”她没细问他那边生意的具体情况,她相信凭借他自己的聪明才智和经商经验一定能搞定。

    而他们最近来的蛋糕铺生意兴隆,日进斗金,容易引起别人的眼红,只要有一个头脑不清醒的被坏人利用,用老鼠屎蟑螂什么的放进蛋糕里,不管是真是假,客人都会反感恶心,就算再喜欢吃蛋糕,也会忍着。

    “有王爷和太子殿下做口碑,暂时还没人来惹事。放心吧!为夫会保护好我们的蛋糕铺的。”尉迟澈态度暧昧,凑到她面前,冲她邪魅一笑。

    “嗯。”

    “哼哼哼!”钟离华森假装咳嗽几声,冷眼瞟一眼尉迟澈。好似在说“别以为你和我位列平夫辈分,就可以肆意横行!”

    我又不是螃蟹,怎么横行了!

    尉迟澈毫不示弱地用眼睛凶狠地瞪回去,他才不会被钟离华森几个眼刀子就吓到,虽然他身份没钟离华森高贵的,但好歹也是位列平夫之一,他们是平起平坐的,他嘴甜能得她喜欢就够了。

    “怎么了?喉咙不舒服吗?”听见钟离华森咳嗽,安婧语傻傻地以为是他嗓子难受,最近天气冷,环境干燥,又是地龙又是烧炭,身体很是干燥不舒服。

    “嗯,语儿,我难受,晚上你可以陪我吗?”钟离华森直接先攻略她,不给尉迟澈机会,他若不急着争取她的今晚侍寝权,尉迟澈就会赖着和他二人一起服侍她了。

    他都两晚没陪她了,自然想得很。也不想和别人分享她,他只想独占她。

    “嗯,晚上我留下来照顾你。”她傻傻地入了他的圈套都不知道,还想着今晚照顾他。

    “安越,你去伙房让大厨准备莲子百合汤,尽快拿来。”她吩咐一声守在自己后面的言欢,也是希望他快点去填饱五脏庙,每次他都是坚持服侍她吃饱饭,自己才肯去填饱肚子。

    她很心疼他,而他不是奴仆小厮,本就不用服侍她,因为他是清白自由之身,应该可以上桌和她一起用餐。

    可是他自卑,觉得身份普通又卑微,没资格和钟离华森他们身份高贵的人一起吃饭。

    明白她的苦心,言欢没有一丝的迟疑,转身去伙房吩咐大厨煲莲子百合汤。

    她处处为自己着想,正因此他才会加倍对她好,努力服侍她,遵守乐安府的规定,就是不想让她为难,等有一日,他一定会为自己为她拼一个锦绣前程,拥有优秀的身份站在她身旁。

    见钟离华森轻描淡写两句话就抢走了今晚的侍寝权,还是独霸的那种,尉迟澈气得心中憋着气,一团火焰熊熊燃烧。

    哼!别以为我会认输,这次我不争,不过是看在你已经两天没陪她的份上,我可是晚晚陪着她,蜜里调油。

    读懂尉迟澈的眼神,钟离华森也不恼火,而是挑眉笑道:“语儿对为夫真好,吃块羊肉,补身体,最近天越发冷了。”

    “嗯,你也吃。”安婧语没察觉到他们之间的暗流涌动,给他们都各夹了两块羊肉。

    当然也给默默无声吃饭的安越,夹了两三块,向来他都是在餐桌上不怎么说话,吃饱饭就告退了。

    填饱肚子后,安婧语让他们尝尝她做的鲜奶泡芙。

    “怎么样?好吃吗?”放了有一段时间,凉了口感不是很好。

    她很期待他们的意见看法,这对一个点心师傅来说很重要,要是他们喜欢并且吃完,她就更开心了,这对她来说是肯定是鼓舞。

    “还可以,女子儿童应该会很喜欢。”尉迟澈一件吃了五六个,觉得挺合自己的口味,淡淡的甜味和奶油香味,外皮松软,里面包裹着又白又香滑的奶油,花骨朵的造型还挺好看的,但一口气吃了五六个还是有一点腻味,连喝了几口茶水才压下去。

    “我很喜欢,语儿做什么都好吃。”钟离华森一顶大帽子扣下来,他只吃了三个,对甜品不是很喜欢。

    安婧语觉得有些压力,她还真不是什么都会,也就会几道家常菜,以及做几道西式甜点,中式的只会红豆糕,最普通简单的那种。

    “语儿,这鲜奶泡芙也放到铺子售卖吧!肯定会很受欢迎的。”尉迟澈搂着她柔软的腰肢,下巴抵在在她肩膀上,嗅着她颈间的淡淡体香。

    想到今晚她要陪钟离华森,他就生气,看来今晚他要一个人睡觉了,真孤单寂寞冷……

    烟雾缭绕的浴池中,女子趴在池边假寐,露着洁白光滑的后背,男子为她用毛巾擦背。

    “语儿,可舒服?”

    “嗯……好舒服,我都快睡着了……”冬天泡澡最舒服了,身心舒畅。

    安婧语睁开眼,慢慢转回身,看着钟离华森这张俊美无双的脸庞,想到此刻和他在洗鸳鸯浴,不禁小脸一红,心跳加速。

    之前也试过十来次,他们几个都好喜欢和她一起泡澡,还喜欢在水里云雨一番,弄得她想拒绝又怕他们伤心,接受吧!他们又弄得她很累。

    “我帮你洗好不好?语儿,为夫要服侍你。”忽然他邪笑一声,用着暧昧的口气,温热的故意喷薄在她脸上。

    “钟离~嗯……”

    不知是温水把她煮热,还是他在她身上点起了欲.火,他的双手像泥鳅又软又滑,轻轻抚摸她每一寸肌肤,给她无尽的快.感和享受,所到之处皆点起欲.火,让她既难受又舒服。

    “语儿,我帮你洗干净了,轮到你给为夫洗了。”他停下手中动作,离开了她的身体,让她趴在池边难受得扭扭捏捏。

    “嗯……好难受,语儿好难受……钟离~”她双眼迷离,脸蛋红扑扑,像诱人的水蜜桃,恨不得让他此刻把她生吞活剥,拆吃入腹。

    “乖,待会一定让你爽上天。快点帮为夫洗干净,让你吃个够。”他一步一步引诱着她,抓着她的纤纤玉手,往他胯下摸去……

    “嗯……语儿……快点再快点……”她的小手又软又滑,带给他无尽的快.感。

    “钟离~”她手累了,抬头看到他脸上销魂的表情,耳边是他动人的呻.吟声,诱惑她再也忍不住体内的情.欲,一口含住……

    “语儿……”

    “钟离~~”

    他抱着她,亲吻……舔舐着……撞击着……

    一起沉沦……

    水花四溅,水面上浮现他们若隐若现的倒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