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肆海青云之新硎初试 > 第三十七章 瓷艺之争
    比赛完了,白璃却一路跟着三人,直到他们落脚的客栈。

    “白姑娘,你一直跟着我们干嘛啊?”余飞燕问道。

    “怎么啦,这路是你家开的呀?我走犯法吗?”白璃呛声道。

    余飞燕想回嘴,却又发现对方说的也没错,只能撅着嘴自己生气。

    余重和余戎听了心里不由得暗暗发笑,自小只有这飞燕欺负他们兄弟俩,如今也有被人呛声的时候。

    “你们就住这对吗,那你记住啦,你偷奸耍滑抢了我的冠军,你欠我好几顿饭,你们在景州的这几天,吃饭都得带着我知道吗,别想跑哦!”白璃对余重说完话,便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白璃,白璃。”余重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一边寻思着这个名字,总觉得有点印象,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大哥大哥,我和堂哥一会准备去城里溜达溜达,你去不去呀!”一阵银铃般的声音打断了余重的思绪。

    “也好,去消消食儿吧。”余重说道。

    这景州城虽然不算大,却因为盛产瓷器,成为了南汉国的制瓷中心,也属于颇为繁华的地方,各地商贾富豪云集于此。而城中的制瓷业基本垄断在三家老字号的手中,杨家的梅亭阁、石家的靑虎堂、黄家的云霓坊。三家的制瓷技术各有千秋,在这景州城也传承了上百年了。

    “大哥,听你这么说,那我们可得好好逛逛,多买点儿给爹带回去,说不定他就不生我的气了。”余飞燕摇头晃脑的说道。

    “我的大小姐你还说呢,我和大哥出来游历江湖,你非要偷偷跟出来,惹的大伯震怒,通知全南汉的余家分号,看见你就要把你抓回去,害得我们也跟着躲躲藏藏。”余戎抱怨道。

    “你们都出来游山玩水,就把我留在家里,那我一个人多闷啊,上次大哥去京城,好歹还有你陪着我,这次你们若要让我一个人呆在家里,爹又要叨叨着让我嫁人了。”余飞燕说道。

    “我们这是游山玩水吗,我们是出来历练历练,顺便巡视一下我们余家的分号的,大哥迟早要执掌余家产业,我到时候就是大哥的左右手,哼哼。”余戎满脸骄傲。

    “是是是,你就是大哥的跟屁虫,小跟班!”余飞燕作了个鬼脸。

    余重看着这两个天天斗嘴的弟弟妹妹,无奈的笑了笑,但这一路也幸亏有他们在,反而多了不少的乐趣。

    忽然只见前方的人群一阵骚乱,仿佛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哥,前面好像挺热闹的哎,我们去看看。”余飞燕拽着余重就往前跑。

    一家店铺门前,仿佛是有些人在争执,看热闹的人围的里三层外三层,余重抬头一看,店家牌匾上写着梅亭阁三个大字。

    “杨庭,你杨家一贯做的都是烧制釉里红,我石家做的是青白瓷,大家这么多年井水不犯河水,如今你联合云霓坊的黄掌柜,一起来抢我青白瓷的买卖,你们这不是呛行吗?”一个满脸胡茬,不修边幅的大汉指着一个中年人大声的呼喝道。

    这个中年人想必就是他口中的这个杨庭,梅亭阁的大掌柜,只见这杨庭身着长衫,举目文雅,只是身体有些柔弱。他冷哼一声,说道:“哼,石武我跟你说,咱们出来做生意,那都是各凭本事,只要我遵纪守法,我想做什么买卖,轮得到你来管吗?”

    石武听杨庭这么说,更加暴躁了:“好,你既然这么不讲规矩,也别怪我今天不给你面子,我砸了你这破店。”只见石武拿起随身带的棍棒便要砸,身边的伙计连忙阻拦。

    “哟,石当家的怎么如此暴戾,妾身来给您消消气啊。”突然从人群中走出了一名女子,看起来三十余岁,雍容尔雅,气度不凡。

    “哼,这不是黄掌柜的,你这是来看笑话的么?”石武冷冷的说道。

    “妾身哪敢,这杨掌柜的说的没错,我们大家出来做生意,本就是凭的自家的技艺手段,您又怎能怪的旁人,是么?”女子说道。

    原来这个中年女子便是云霓坊的当家掌柜,黄清秋。以一女子之身当起偌大的家族产业,想来已是不易,面对这粗暴的石武,亦能不卑不亢,在一旁围观的余重不禁暗暗称奇。

    “这杨家做釉里红,我黄家做的青花,你石家做的青白瓷,这不过是几十年前大家俗成的成例,如今太平盛世,人旺业兴,正是我们各凭本事,大展宏图之时,你石掌柜的也可以做青花嘛。”黄清秋淡淡的说道。

    石武听了这话,气更是不打一出来,已是火冒三丈。

    “这位大姐姐,您说这话就没道理了,你和杨掌柜这不是把石掌柜往死路上逼吗?”一个稚嫩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来。

    众人正寻找是何人时,她自己倒是主动跳了出来。

    “大哥,那不是白璃姑娘吗!”余戎在一旁提醒道。

    余重一看,还真的是那赖上他们的白璃姑娘。

    “哼,她跑出来管什么闲事。”余飞燕愤愤的说道。

    只见白璃跳出来接着说:“你们二位掌柜把石掌柜的人都撬走了,现在倒打一耙,岂不是不给人活路。”

    “你这个小姑娘是哪来的,在这里胡搅蛮缠。”黄清秋双眉紧锁,很明显对突然杀出的白璃非常不满。

    “嘿嘿,我只是说句公道话,这成例虽然不是条文的法令,那也是三家长辈们约定俗成的事,到了你们这,你们便违反成例,标榜着自己是大展宏图,其实不过就是恶性竞争嘛!”其实白璃说的话,倒也是有些道理的。

    “这里那里轮到你在这里说话。”黄清秋听了白璃的话,勃然变色。只见她背后的两个大汉,就要对白璃动手。

    这白璃倒也是机警,瞥见了余重等人,竟然一个闪躲就躲到了余重的背后,还喊道“大哥救我呀!”

    余重哭笑不得,心中暗想:“我怎么就成你大哥了。”

    只见两个大汉直扑过来,两双毛茸茸的大手,抓向他身后的白璃。余重右手举剑轻轻一抬,便架住了右边大汉的手,左手一式擒拿,又如铁钳一般死死咬住了另一名大汉的手,顿时让他动弹不得。

    见到余重出手轻松制住了两名大汉,黄清秋的脸色也极为难看。此时只见杨庭走上前来,双手抱拳行了个礼,对余重说道:“不知公子和小姐府上何处,这本是我们的私事,还望诸位不要插手。”

    余重心想:“这杨庭表面客气,实际上内里也没憋什么好主意,别说这白璃姑娘说的在理,单单就对一个姑娘家出手,就不是什么好人。”

    想到此余重说道:“杨先生,我权且称您一声先生,你们三家的矛盾我也没有兴趣,只是我与这白姑娘也有一面之缘,如果只是因为她仗义执言,你们就要寻她的麻烦,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理的。”

    这杨庭碰了个硬茬子,脸色也是极为难看,红一块白一块。

    余重接着说:“这白姑娘虽然年纪尚轻,可是说的话确是有些道理的,二位掌柜的破坏成例,确有不妥之处,为何不能三家互惠互利,一起共赢呢?”

    黄清秋冷冷的插话道:“这位公子不知是什么来头,如此大言不惭。”

    余飞燕见这几人骄横跋扈,在一旁已是气不过了,说道:“哼,姜州余家听过没,这是我大哥,就凭你们也能对他颐指气使。”

    在场的人听闻,皆脸色一变,姜州余氏,南汉国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躲在他身后的白璃也是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余重,此时围观的人们也开始窃窃私语,纷纷开始数落着杨庭和黄清秋。

    余戎在一旁对余重小声说道:“大哥,你看这些人,知道你的身份以后就都开始帮你说话,真是势利眼。”

    余重笑了笑,继续说道:“晚辈也不过是提些建议罢了,今日之事,大家完全可以坐下来,寻求一个更好的解决之道,何必一定要走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呢,三位掌柜你们说呢。”

    见到有人说公道话,这石武自然是满心欢喜,杨庭倒也是善于见风使舵之人,连忙附和,一来确实这姜州余家名声显赫,硬要逞强恐怕吃亏的只能是自己,二来这民意已经倒向余重这边,众怒难犯。只是这黄清秋还是还是一副不甘心的模样。

    “这样吧,明日中午,在天香楼,由晚辈做东,请三位掌柜前来议事,我们尽量商量出一个解决的方法,让大家皆大欢喜,几位掌柜意下如何?”余重说道。

    “余公子既然这么说,那我们明日一定到。”杨庭连忙说道,见一旁的黄清秋毫无反应,连忙拽了拽她,她便挤了个笑容,也应承了下来。

    “多谢余公子和这位姑娘仗义执言,老石我明日一定到。”石武拍着胸脯保证道,倒是个豪爽之人。

    此时围观的人群见事情也了了,便都各自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