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肆海青云之新硎初试 > 第三十八章 握手言和
    “没想到你竟是姜州余家的公子呢。”白璃好奇的看着余重。

    “你这么盯着我看干嘛?我脸上有什么吗?”余重问道。

    “我在想,余家伙食也不怎么样啊,你是从小吃不饱吗?要不然你今天比赛的时候怎么那么能吃。”白璃说道。

    “嘿嘿,练武之人,自然是饭量有些大的。”余重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余飞燕在一旁白了一眼,说道:“白姑娘,今日可是我们为你解得围,你不说谢谢也罢了,还对我大哥这么说话。”

    “我又没让他帮我咯。内个谁,明天中午天香楼我也要来哦。”这白璃姑娘不讲道理起来,倒是和余飞燕有几分相似。

    “好的,我等着白璃姑娘大驾。”余重说道。

    “那我们不见不散啦。”说完白璃便蹦蹦跳跳的走了,临走之前还挑衅的瞥了一眼余飞燕。

    “哥,你看她,你干嘛对她这么客气嘛。”余飞燕在原地气的直跳脚。

    “好啦好啦,小妹,咱们大哥是虚怀若谷的大侠,怎么能跟她一般计较,对不对,你也别生气啦。”余戎赶紧出来打圆场。

    “哼,大哥每次见了别的女人,就不管我了。”余飞燕说完,便自顾自的往前走去。哥俩连忙也跟着上去,说了一大堆好话的才让他们这个难缠的小妹消了气。

    第二天中午,余重早早的就来到了天香楼,等待着三位掌柜的到来,第一个来的,便是石武。不一会,杨庭和黄清秋也接踵而至。

    众人轮流落座,余重刚欲说话,只听得楼梯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抬头一看,原来是白璃。这杨庭和黄清秋看见她,脸上便有些许愠色,碍于余重在场,也不好发作。

    “哇,好多好菜呀,那我不客气啦,你们聊,我吃就行了。”白璃见桌上摆满了美食,倒也是毫不客气。站在一旁的余飞燕白了她一眼,她却当做没有看到一般。

    “三位掌柜,昨日之事,晚辈也是多有冒犯,今日设下酒席,一是给三位掌柜赔个不是,二来也是希望能为了大家的矛盾尽一些绵薄之力。”余重彬彬有礼,谦虚恭让,这三位掌柜即使带着气来,此时也都消去了一半。

    三位掌柜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这事情的缘由,这三家的故事,俨然便是景州城制瓷业的兴衰史。

    原来这三家从太爷爷那辈儿起,就在这景州城做起了陶瓷的生意,三家是各有所长,休戚与共,同舟共济,这么多年才发展成了景州城最大最有名气的三家老字号,如今到了他们这一代,却突然生了嫌隙。

    这原因由来,是因为这石家的青白瓷质量甚佳,典雅素朴,一直是南汉国的贡瓷,专供御府专用,而这杨家和黄家的釉里红和青花,虽然精美绝伦,新颖奇特,工艺繁琐,却始终无法压过这石家的青白瓷,久而久之,其他两家也便动了心思,想要烧制青白瓷,为此,还从石家以极高的价钱挖走了一批熟练的工人。如此一来石武岂能善罢甘休,三家也因为这事起了不止一次的冲突。

    “听完三位掌柜的叙述,晚辈也大致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今日请大家来,也是希望能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们一起商议商议,寻找出一个三全其美的办法。毕竟合则三利,斗则俱伤。三位掌柜你们意下如何。”余重说道。

    三位掌柜听了此言,心中的想法也都大同小异,见这公子哥年纪轻轻,却也有些眼界,便觉得听听他的意见倒也无妨。

    “要我说啊,你们有什么好吵的,三家干脆合并成一家,以后就是南汉国最大的瓷业霸主,也没了这些纷争。”白璃头也不抬,嘴里的吃食还没咽下去,便在那吐字不清的说道。

    三个掌柜听了此言,都愣了一愣。显然是被这番话给震惊了,合并,这一般人想都不敢想。

    “这白姑娘说的话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但确实话糙理不糙,与其大家斗来斗去,为什么不干脆合作呢?”余重心里暗暗佩服这白姑娘,倒是什么话都敢说,但这确实也不失为一个解决办法。

    杨庭的眼睛在不停的闪烁,已经在心底盘算起了小九九:“这小姑娘语出惊人,但三家这么斗下去,确实也非长久之计,毕竟做生意还是为了赚钱嘛。”想到此处他看了一眼黄清秋,见她的眼神仿佛也有所动摇。

    “我石武反正坦坦荡荡,有什么说什么,大家出来做生意是求财不是求气,如果他们两家不是这么过分,我怎么会找他们的麻烦。”石武气愤的说道。

    余重见三位掌柜的言行,便知道他们心中已经都有所动摇,只是谁也拉不下这个面子说和解的话。

    “晚辈自知资历尚浅,今日想给大家居中调解也是有些自不量力,但大家既然都来了,不如听我一言,化干戈为玉帛,继承前人的志愿,通力合作,这样无论是对你们的名声,还是生意,都是大有裨益的。”余重说完看着三位掌柜,只等他们表态。

    换做一般其他人来说这个话,也便没什么分量,但是说这话的是余家的大公子,那就不一样了,余家不但有官家的背景,还有江湖的背景,不久前这位余家大公子,把当朝太尉都给扳倒了,举国震惊。得罪了余家,恐怕在南汉国想做生意将会是举步维艰,三位掌柜也都深深的懂得这个道理。

    “余公子都这么说了,我们也不是不能坐下了好好谈,那就得看这杨掌柜和黄掌柜诚意如何了。”石武斜着眼看着杨庭说道。

    “石掌柜的,我可以将所有从你们那挖来的工人还给你,答应你以后不再制作青白瓷,你看可好?黄掌柜,你说呢?”杨庭一边说,一边看着黄清秋。

    “好……好吧……”黄清秋咬着嘴唇,心中还是有些不甘心。

    大家正聊着,突然听闻大街上一阵聒噪。

    “走水啦,走水啦,快来人啊!”

    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传来,几名杨家的工人跑了上来,气喘吁吁的说道:“杨掌柜的,快去看看,仓库走水了。”

    杨庭惊的立即起身,两步并作一步跟着几个工人冲下楼去,差点一个趔趄滚下去。

    余重等人也连忙跟着一起出去。只见远处一个院落,浓烟滚滚,火苗冲上了半边天,火势非常大。杨庭已经带着伙计连忙赶去救火了。

    “快,你们快去叫上咱们家的伙计,一起去帮杨掌柜的救火,咱们矛盾归矛盾,可不能见死不救,这瓷器可不能着明火。”石武忙对着自己身边的伙计说道。

    “石掌柜……”一旁的黄清秋此时顿时动容,见石武如此不计前嫌,也觉得愧疚万分,连忙也招呼自己的伙计,去召集人手来帮忙。

    “快,我们也去帮忙!”余重对余戎说道。

    在众人的努力之下,火势终于被扑灭了,虽然有些损失,但是在三家的共同努力下,大部分瓷器都被抢救了出来。

    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杨庭说道:“石掌柜的,我之前如此与你为难,没想到你还如此奋不顾身的来帮我灭火,我简直不是个东西。”说完便要行大礼。

    石武连忙扶住杨庭,说道:“杨掌柜的,我们做这行的,瓷器就是我们的命,将心比心,我怎么会眼看着你的心血付之一炬呢。”

    黄清秋也走了过来,鞠身说道:“石掌柜,之前妾身也是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在这里给您赔个不是了,这回是真心诚意的。”

    众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发现大家都被熏的如同黑炭一般,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经过这一次事情,三家终于冰释前嫌,重归于好。他们还真的考虑了合并的意见,商讨了一个比较合理的方案,三家互相交换了制瓷技术,互相帮助,利益均分,名义上还是三家字号,实际上却已经亲如一家。余重几人,这次又是有意无意的做了件好事。

    为了感谢余重等人的调解,三位老板又在天香楼摆了丰盛的酒席,请他们再次赴宴,酒楼外张灯结彩,喜庆的气氛仿佛就跟过节是的。

    “白姑娘你怎么又来了?你干嘛老粘着我们?”飞燕一边走着,一边瞪着白璃问道。

    “我为什么不能来,要不是我,你的大哥哪有机会做这老好人。”白璃针锋相对的回了一句。

    “哈哈,二位大小姐你们能不能不要一见面就闹啊。”余重笑着说道。

    “哼!”两个女人异口同声的哼了一声,把头各自扭向一边,谁也不理谁。

    酒席之间,众人谈笑风生、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气氛好不热烈,白璃却从不参与大家的话题,还是如往常一样,低着头只顾着吃。余重看着她,回想起两人的数次见面,总觉得白璃的眉宇之间,仿佛始终隐藏着淡淡的一丝忧愁。

    “白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余重凑到她耳边轻轻的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