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灵魔界战记 > 第二十四章 坐山观虎斗
    杜克将李老夫子送回家,跟他请教了圣僧舍利的位置,安保措施,老人知无不言,甚至说了些圣舍利的一些趣事,杜克安静的当了回听众,下车后,李夫子大有深意的看了杜克一眼。

    杜克回到劳伦斯国际大学,正看见,钱无量的在停车场鬼鬼祟祟打开车别人车门,被杜克的车灯一照,吓的他直接一本正经的昂首挺胸的走正步。

    杜克停了车,钱无量忙过来把车门打开,对杜克鞠躬哈腰,表示,晚上他没有事出来散步,走到这里正看到几个扶桑国的人下车,就过来看看,问他怎么知道是扶桑国的人,他一脸调皮的道,就那些个小个子带着一股的海腥味,能过得了道爷的鼻子吗,杜克对于这胡扯能力超强的新型人类只能表示很是佩服,估计天上地下独此一家,别无分店。

    杜克拎着黑伞,小心的靠近图书馆,根据李老夫子讲的,劳伦斯国际大学的博物馆是属于劳伦斯本人所有,这劳伦斯大学中唯一保留的私人产业,不对外开放,由劳伦斯大学管理委员会代管。一般人,哪里会知道里面收藏什么,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的不是一般人,扶桑的矮子能做通工作,拿到劳伦斯后人的授权,学校也只能认了,要不然光靠李明博一人就想让外人进去瞻仰舍利,老夫这关都通不过,想都不用想。

    “你跟在我后面干什么?”杜克觉得钱无量头型太招摇了,绝对是黑夜闪闪的大目标,由他跟着,实在太不方便了。

    “我的姐夫哥,我跟着你是给你排忧解难。”钱无量摸摸发型,一定是今天晚上自己的发型太帅了,杜克这个老男人太羡慕不止一次的看自己的发型。

    “低头!”杜克把钱无量大脑袋按到树丛里。

    远方一队人员正呈潜入队型逼近,杜克要不是出手及时,钱无量就暴露了。

    “这是什么人,大晚上穿着夜行服在校园里面乱转。”钱无量现在明白杜克大晚上为嘛不去陪漂亮姐神神秘秘在这里做迷藏的原因。

    “贼。”杜克淡淡道。

    “扶桑的小鬼子,不是说要去鸡鸣专寺观赏吗?”

    “缓兵之计,先麻痹大意,再出其不意,贼,真贼呀!”钱无量一副长了见识的模样。

    “安德烈,朱利叶,截胡了。速来!”钱无量不等杜克反应过来就呼叫了外援。

    “你跟这两人什么时间,穿一条裤子了。”杜克有些意外。

    “切,谁跟他们一条裤子,这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黄雀后面还有姐夫哥。”钱无量组织些能让杜克听懂的词汇。

    杜克想想也好,看对方动作,应该是经过训练的武士,杜克知道在扶桑国有暗武士集团,专做就是杀人越货的勾当,这群人很大的可能跟对方有牵连,用少将和老仙去试试斤两也好,这叫驱虎吞狼,反正都不是什么好鸟。

    “钱无量,报告你的位置。”

    “你们不再进博物馆,老子都快被打死了。”钱无量伸长舌头,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坚持,坚持,我就相信你,老夫马上来救你。”

    老仙一本经的在门外说瞎话,看的杜克差点没有笑岔屁了,这一大一小的仙,不是去奥斯卡为国争金夺银,真是太委才了。

    等了一会,杜克看到老仙跟少将两人同时进去,他跟钱无量也起身跟在后面。

    博物馆的入口很不起眼,就像在图书馆高楼下面开的地下车库口一样,不过,看着折断的粗厚锁头,应该是很久没有人进入,进去后,是马赛克铺就的地板,抬起头,墙壁明显是大师打造,充满欧式文艺复兴时期的镂雕阳面画,花鸟虫鱼,栩栩如生。

    “真丫奢侈,比敦煌壁画犹有过之。”钱无量小声嘀咕,看来这里真有好东西。

    杜克白了他一眼,“不要动不动都是好东西,你以为全世界的好东西都是你家的。”

    “贫道四海为家,这天下的好东西都是我家的。”钱无量涎着脸道。

    “嘘”

    杜克让他小点声,他已经通过红外探测到老仙跟少将的位置,前方五十米。

    杜克没有想到的是博物馆会建这么深,走廊都这么长,这些狗日的在里面不要迷路才好。

    “这里面怪怪的。”悠悠警告杜克。

    “哪里怪?”杜克问。

    “哪里都怪。”钱无量以为杜克跟他说话。

    “说说。”

    “姐夫,你养小鬼?这可不厚道呀,早点放出来,叫小道涨涨见识,看看是个嘛玩意,应该很时髦才对。”钱无量修为还是有点的,感觉到杜克大晚上拿个伞是有点不对头。

    杜克用伞直接拍到钱无量头上,鬼你个大头脸,是灵。

    “撤。”杜克正砸,听到里面的人往外跑,他们在通道上,不管迎到谁都是强者,因为优胜劣汰。

    “谁出来了?”

    钱无量缩缩头,两人又躲到原来的草丛中。

    杜克轻声道,双方都没有损失,不过有些狼狈,在里面应该没有讨到好。

    李老夫子说过,博物馆里面有惊喜,建议杜克不要凑热闹。

    五个夜行衣忍者把老仙跟少将围着,看来要动粗了。

    钱无量可着劲的念叨,打呀打呀。

    杜克直接用这个不良小道的鸡毛头发揉揉塞到他嘴里,“小点声,再叫,就把你扔出去。”

    忍者确实有两把刷子,能跟老仙和少将打个势匀力敌,钱无量实在忍不住,向他们扔了个炮仗,这伙人才如惊燕散去。

    钱无量起来,哈哈直笑,一群怂娃。

    “说好的,坐山观虎斗呢?”

    “嗨,都是高手,何必打生打死的,看着着急人,不要伤了彼此和气。”

    “这是什么,好像是古董呀,应该很值钱呀?!”钱无量盯着个王冠,可劲的想把防弹玻璃罩打开。

    “小子,你不要掰,那个电离防护就要开启了。”杜克将物理防卫解除,对于这套电子防盗系统不过是个动动手的事。

    “姐夫,你说这群怂娃,是被什么物什吓跑的。”钱无量打量博物馆琳琅满目的藏品,有些疑惑。

    杜克摊摊手,你个神神道道的半个真人都不知道,你问我个无神论者,我怎么知道。

    “舍利会在什么地方?”杜克问悠悠,灵体对空间的把握比较全,重要的是可以无孔不入,杜克正因为如此才把黑伞带上。

    “没有?是不是有人知道,你们要提前破门入户,早提防着你们?”悠悠很是补了些人类社会常见的知识,免得一无用处。

    “你说的不无道理。”杜克深表赞同。

    “我擦,你瞧瞧,这儿有小黑屋。”钱无量一惊一乍的。

    “我去,妖怪?!”钱无量把手中数道雷轰闪电符抛出,空中一片霹雳啪啦响成一片。

    “头发,头发……着了。”悠悠直接化为人形叫道。

    跑吧,太强了,杜克对陌生的东西也算接触不少了,这个从小黑屋里出来的物什,气息很强大,仿佛自己的脖子上面架了把刀。

    “我擦,我一头秀发啊!”钱无量有种偷鸡不成折把米的感觉,博物馆陷藏的有大BOSS,怪不得那群贼要逃呢,留下,不是寻死么。